「你也很強。」。

「我叫秦曄,你呢?」。

「我叫羅空。」。

其他人都一臉震驚地看着羅空,當他們看到羅空身邊的柳玉時,面色更加震驚。

唯有奧古斯都,雙目中幾乎要噴出火了,他冷哼一聲,似乎是想要彰顯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不過沒人理他。

眾人還在詫異於羅空的身份時,便聽見春梧大喝道:

「出發!」。

中域英雄會並不在中原城舉辦,而是在中原城外三萬里的一處山谷中,羅空等人夜間出發,第二天天亮時,羅空等人準時到達了那裏。

春梧對羅空等人說道:

「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但是我召喚你們的時候,你們必須在一刻鐘之內來到我面前。」。

眾人都對這一舉措表示理解,畢竟這裏這麼大,眾人一旦散開,再想集合起來就十分困難了。

春梧對羅空和柳玉說道:

「你們也去吧,盡量別離我太遠,否則一旦有什麼事情的話,我照應不上你們。」。

羅空沖春梧抱了抱拳,說道:

「那春老,我們就先去了。」。

春梧笑着點了點頭。

羅空沖秦曄笑了笑,帶着柳玉離開了。

羅空一離開春梧的身邊,眉頭便輕輕地皺了起來,因為他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他背後盯着他。

他又往前走了幾十步,心中的詫異卻越來越濃,他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能就此作罷,帶着柳玉快步離開了。

在羅空身後,渾身籠罩在黑氣中的人現出形來,他看着羅空,心中也頗為震驚。

「此子竟然能夠察覺到我的存在,果然,不愧是中原學院那群老鬼要保的人物。」。

此刻,在這座山谷的另一頭,肩膀上站着只烏鴉的少年正耐心地和攤主講著價。

「您看,三枚鑽石級魔獸晶核還貴嗎?」。

少年抬起頭來,露出英俊且蒼白的臉,認真地說道:

「三枚,太貴了。」。

攤主剛要說些什麼,少年的眼中閃過一絲紅光,攤主立刻就變得口齒不清起來。

「三枚……那就兩枚吧。」。

少年點了點頭,袖袍一揮,將東西捲走,並在原地留下了兩枚鑽石級魔獸晶核。

山谷中的守衛人員見到這一幕,也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上前制止,因為少年雖然有些過分,但卻沒有違反山谷中的規定。

少年站起身來,看向谷內,呢喃道:

「你也……來了啊。」。

話畢,便化作一群烏鴉,離開了這裏。

羅空的目光在四周的攤子上掃過,心中不禁暗自震驚,這裏每一個攤子的價值都超過黎光傭兵團一年的收入,可是在這裏它們竟然如同大白菜一樣,從山谷這頭排到山谷那頭,綿延數百里。

但這並沒有激起他的購物慾,因為他發現,這裏的東西雖然價值昂貴,但是並不稀有,而且還不是他現在所必需的,所以他並不準備買多少東西。

反倒是柳玉,她充分地展現了自己的購物天賦,僅僅一刻鐘,她就已經往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放入了十幾件物品了。

正當羅空驚訝於柳玉的購物天賦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了油條的聲音,

「你左後方第五個攤子,上面有一個鐵片,想辦法把它買下來。「。

羅空不著痕迹地瞥了那個攤子一眼,發現攤主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

羅空拍了拍柳玉,示意她跟上去。

兩人來到挨着逛過了幾個攤子,很自然地便來到了小姑娘所在的攤子上。

小姑娘見羅空和柳玉過來,笑道:

「兩位老闆,要點什麼?「。

羅空發現小姑娘的實力只有白銀一星,他眉頭一皺,說道:

「讓你家大人來。「。

小姑娘做了個鬼臉,轉過身來,喊道:

「爹,回來了,來客人了。「。

正在一旁打牌的男人走了回來,他看着羅空,笑吟吟地問道:

「客官要點什麼?「。

羅空拿起桌子上的一盒用冰玉封著的果子,問道:

「這木靈果是怎麼賣的?「。

羅空其實並不是太需要這木靈果,若是幾十年前讓他碰到這東西,他說什麼也要拿下,因為那時的熾煌還很弱小,需要這麼一股龐大的木之能量,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木靈果里蘊含的能量對於熾煌來說是杯水車薪,買了可以說是極為不值得。

羅空之所以挑中這木靈果,原因很簡單,附近的幾十個攤子上,只有這個攤子上有木靈果,而這攤子上的其他東西,都是一些尋常的瓶瓶罐罐,普通至極,最主要的是其他的攤子上都能找得到。

店主盯着羅空,似乎是想要從羅空的臉上看出來些什麼,但是羅空怡然不懼,他看着店主,像是在對他說「你看,隨你看。「。

店主看了半晌之後,無奈地伸出五根手指。

羅空被店主的要價嚇到了,他問道:

「老闆,你也真敢開口哦,你這個價格恐怕都能包一片木靈果林了。」。

店主笑道:

「客官說笑了,我這還有個女兒要養不是,我還要給她預備嫁妝呢。」。

「那你也不能逮着我這一隻羊薅羊毛啊,我只能出這個數,絕對不能再多了。」。

羅空緩緩地伸出一根手指。

「客官,太少了,你看着再加一點唄。」。

羅空哼了一聲,拉起柳玉就要走。

店主連忙喊住羅空,說道:

「好吧好吧,你拿走吧。」。

「爹,不能給他!」小姑娘在一旁叫喊道:「那個數根本不夠給娘治病的。」。

小姑娘隨手凝聚出兩顆水彈,向羅空發射而去。

羅空心念一動,那顆水彈便停在半空之中,他隨手將水彈蒸發,店主怕羅空對小姑娘不利,他連忙跳到中間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你看看,真得很對不起。「。

對店主說道:

「你也看到了,這難道不應該給我一些補償嗎?」。

店主連忙陪笑,說道:

「應該的,應該的。」。

柳玉在一旁拉了拉羅空的衣袖,示意他見好就收,羅空卻權當沒看見,他大手一揮,油條所指示的那件東西和十幾件瓶瓶罐罐就到了手中。

兩人在店主的陪笑聲和小姑娘那殺人的目光中離開了。

柳玉看着抱着一堆瓶瓶罐罐大笑的羅空說道:

「你這人,真得有點奇怪。」。

羅空並沒有接話茬,他把那盒木靈果交給柳玉,然後說道:

「我記得你第四個召喚獸是木屬性的吧?把這個給它吃掉,可以大大縮減它成長的速度。」。

柳玉一陣錯愕,她問道:

「這是買給我的?」。

羅空說道:

「只是隨手為之,我想買的並不是這個東西,但又不想被別人當冤大頭宰,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柳玉點了點頭,剛剛從心底湧起的一小點點感動瞬間灰飛煙滅。

二人又逛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攤位前。

這個攤位足足有十幾個其他攤位那麼大,而且除了前方的一小塊枱子之外,其他的都被黑色的能遮擋魔力和精神力探測的懸岩所覆蓋。

羅空和柳玉對視一眼,隨後默契的湊到了攤位前,聽着攤主講話。攤主看起來很年輕,但是所說的話語很有煽動性。

只見攤主拿出一件四四方方的玉璽說道:

「今天的第十五件拍品!中山信王的私印,我敢向各位保證,今天的價格無論上漲到什麼地步,對於這件玉璽來說,都不足為奇。好了,話不多說,言歸正傳,此印不僅是一個鑽石級武器,還是開啟中山信王墓的鑰匙,說實話,我們也嘗試着去探了探墓,卻沒想到此墓兇險異常,不僅有數十隻鑽石級的魔獸鎮守,而且機關重重,陣法林立,我們折損了七八名鑽石級高手之後,無奈退了回來,各位在出價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我並沒有看不起各位的意思,只是不想看到各位把這個寶貝買成災禍。對於實力足夠的朋友們,我想勸你們尋思尋思,能用數十隻鑽石級魔獸和如此多的機關陣法守護的地方,該是什麼樣的財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眉頭微皺,似乎在權衡利弊。

攤主並沒有等他們思考清楚,他明白,只有此刻,才能將這件物品賣上一個最高的價錢。

「起拍價,十枚鑽石級魔獸晶核或等價值物品,每次加價不能少於一枚鑽石級魔獸晶核或同價值物品。「。

此言一出,並沒有人着急出價。

片刻之後,攤主眼神看向一個方向,那個方向立刻傳來了報價的聲音。

「十一枚。「。

羅空輕笑一聲,他覺得這種當托的方式太低級了。

。 第827章

「你說什麼?」秦臻瞳孔狠狠一縮,冰冷而又驚懼的看著他。

「我說,你那個叫裴翎的未婚夫被狼給叼走了,已經死了……」砰。

秦臻一腳踩在秦奎的身上。

「咳咳咳……」被秦臻這用力一踩,秦奎頓時就嗆咳出聲,嘔出一大口血。

大概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眼裡滿是狠厲的光,

「哈哈哈哈,秦臻,你就是個掃把星,跟你走的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你看那邊,他的衣服還在,可惜人沒了,他是因為你死的,秦臻,你這輩子都別想安寧。」秦奎的話狠毒無比,因為曾經是秦臻的父親,養了她那麼多年,自然知道她是什麼性子的姑娘。

他的這些話像是刀子一般,狠狠的刺入秦臻心裡,這是最疼的詛咒,也能對秦臻造成最直白的傷害。

秦臻順著秦奎的話回過頭,只見距離寒潭不遠處,瘴氣掩蓋下那裡一棵參天大樹,一件染了血的深藍色錦袍團成一團扔在那裡,上面的血漬很多,已經呈了暗紅色,可見這件袍子的主人受了多重的傷,流了多少的血。

然而,這件拍袍子秦臻認識,這是蕭鳳棲的衣服,在五指山頂上他穿的就是這件衣服。

秦臻整個人都控制不住的顫動,胸腔的心似乎在這一刻被人活生生的給挖了出來,她的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下來。

她的腳步僵硬而沉重,一步一步走向那件血染的錦袍。血浸濕了袍子,袍子好幾處碎裂處,石頭劃破的口子有好幾處,甚至有匕首刺穿的洞。

秦奎的聲音像是魔鬼一般在身後響起,

「哈哈哈,秦臻啊,你那個未婚夫真是可憐,我們兩個一起掉下五指峰,他就偏偏摔在那裡動都不能動,可憐了啊,他死死瞪著我,但是卻是無能為力啊,然而本相的運氣就是這麼好,不但摔在寒潭中撿了一命,匕首都沒丟,看到他衣服上的血洞沒有,本相足足刺了他八刀,那血腥氣啊,生生的把狼給引了過來,哈哈哈……咳咳咳……!」秦奎說的嗆咳出聲。

像是不解恨似的,他接著開口,

「狼過來了,他卻是動都不能動,只能把袍子脫下來往遠處丟,企圖轉移狼的注意力,但是沒有用,狼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哎喲,當時就噴了不少的血,幸虧本相躲到了寒潭水中,這才躲過了狼的偷襲,也正好有機會將這麼美妙的一副畫面敘述給你聽,怎麼樣?你是不是很感謝本相啊?」隨著秦奎的話,秦臻的腦海中幾乎形成了畫面。

她想堵住自己的耳朵,但是秦奎的聲音像是魔音穿耳,逃都逃不掉。她想否認秦臻,想說他胡說八道,可是面前這件血衣,衣服上的血洞,周圍的狼的腳印,都印證著這一切是真的。

蕭鳳棲被狼叼走了?他死了。他受了極其嚴重的傷,他流了那麼多的血,他被狼咬了脖子……不敢想象,不能想象,秦臻終於受不住,在這一瞬間徹底崩潰了。

「蕭鳳棲……」她喊他的名字,緊緊的抱著血衣,淚流滿面。

「蕭鳳棲。」她哽咽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心痛的幾乎要死掉。他到底做錯什麼了,要承受這些苦難。

這個人自出生起,便活的那麼痛苦和小心翼翼,這麼多年來深受火寒蠱的折磨,身不由己,命不由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聲「我,不答應!」讓整個史萊克拍賣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向這聲音來源。

所有人都想知道是誰有如此大的膽子!

要知道這裏可是史萊克拍賣場,這個名字已經告訴了所有人這拍賣場背後站着誰!

很快,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聲音的發出者——一位身穿白色運動裝、銀色短髮的英俊男子。

下一刻,所有人都認出來那人是誰!就是橫掃史萊克學院外院一、三年級的擎天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