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說,猜了那麼久才想明白,除了這個身份,還能有什麼讓她這樣的人對你言聽計從,甚至違背自己所願去接觸自己不喜歡的人。」花想容道。

蕭子讓平靜的道:「當然有,那就是,這一切都是她自願的。她不是天生的奴籍,她是自願成為我的奴隸。」

他這番話讓花想容徹底震驚。

許諾這樣的條件,何愁沒有更好的出路,究竟是什麼原因,能讓她甘願賣身為奴?

不過他們之間的私事,花想容也不願過多打聽,她只道:「不管她是怎樣成為奴籍的,以她這樣的身份,就是給南宮詡做妾都不配,你又為何要把許諾送到南宮詡懷裏?」

「我沒有把許諾送到別人的懷裏。」蕭子讓反駁道,「你忘了我和你說過什麼嗎?她是我身邊最利的一把劍,我怎麼可能轉贈給別人?」

花想容愣住。

蕭子讓,還真是絕情。

許諾待他一片忠心,可在他心裏,許諾不過是一件最稱手的武器罷了,連用在她身上的詞,竟都是形容器物一般的「轉贈」。

她是真的替許諾感到不值。

無論許諾是出於何種原因倒她好,但許諾待她都是真好,對於待自己好的人,花想容除了不吝於付出自己的真心。

她和許諾相識不過數月都會有感情,可許諾待他至此,在他身邊就換得了個器物的身份。

可她沒資格去指責他什麼,畢竟每個人皆有所求,每個人所求亦是各不相同,這一點上她和他無法達成共識,她也不能強迫他去改變他的想法和志向。

她還記得她方才還說過,想要聞名當世留名千秋的人,怎會為了兒女私情所牽絆。

她只是為許諾感到不值,僅此而已。

可許諾是個明白人,或許她一直都清楚自己在蕭子讓身邊是什麼地位,可她真的就只是心甘情願被蕭子讓利用罷了。

畢竟她也有所求,甚至不惜為此賣身為奴。

許諾是賤籍,她和南宮詡,是不可能的。

高高在上的楚國九公子,身邊是絕不容許有一個奴籍亦或是曾經的奴籍身份的女人。

永敬山放完燈后,他們便回了知州府邸去歇息。

中秋結束了,明日她就可以喝南宮詡分道揚鑣,快馬加鞭的趕去陽川了。 葉俊在聽到史軍的話后,眼珠子都瞬間瞪圓了。

他驚恐的看著史軍!

「哼,葉俊你沒有想到吧?」

「我早就知道,你特么的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所以我和你辦事的時候,我都留著心眼那。」

「我不光是這次錄音了,其實你每次找我,我都有錄音,這些年你找我做過的那些事情,沒一件事情我都錄音留作證據。」

「我就是為防止,如果出事了,你若是不管我的話,那我就拉你下水,你和我誰都別想好過。」

我活不了,你也別想活!

這就是史軍的目地。

如果葉俊不要假裝不認識他,拚命的將自己撇清,摘出去的話。

史軍也不會和他魚死網破。

可現在!

既然葉俊都是這般,那他也就沒必要在和葉俊客氣了。

「證據就在手機錄音裡面,你自己聽吧!」

他將手機遞給葉天傾。

葉天傾眉頭一挑:「呵呵,真是沒想到啊,竟然還有這樣的意外收穫。」

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將手機接到手裡。

目光則是落在葉俊的身上,臉上儘是一幅玩味的表情。

葉俊臉色蒼白,蹬蹬蹬倒退兩步。

葉天傾則是打開錄音文件,將最新錄製的一份錄音播放出來。

這段錄音,錄製的很是清楚。

史軍和葉俊的對話,那也是清清楚楚,沒有一個字是聽不見的。

等到錄音播放到一半的時候,葉俊就已經渾身癱軟的倒在地上,瑟瑟發抖,臉色慘白如死。

等到錄音播放完畢的時候。

葉俊的臉上,就已經是徹底看不到人色了。

「不,不……這,這不是我的聲音,這,這……這是假的,假的。」

「對,這份錄音是假的,這是他合成的錄音。」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你們這是在聯合起來害我,肯定是這個樣子的。」

葉俊依舊是死鴨子嘴硬。

他指著史軍,拚命的喊道,說什麼都是不承認這事和他有關係。

他可是將死鴨子嘴硬這句話,詮釋的淋漓盡致。

明明都已經被按在地上錘死了,可說什麼都不承認。

「這事和我沒關係,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你們休想陷害我。」

「我有關係,我上面有人,」

「我要找人弄死你們,我,我……我還認識李黑虎,我,我……要找他弄死你們。」

他臉色蒼白的喊道。

哦,認識李黑虎?

葉天傾聽到這話,當即便是險些笑出聲音來。

「你還認識李黑虎那,好啊……那你就找李黑虎來給你撐腰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否能將李黑虎給找來。」

「如果啊,你今天能把他給喊過來,然後他還願意給你撐腰,那這事就算過去了。」

葉天傾背著雙手,老神在在的說道。

李黑虎!

那可是他在來到天北市后,就收服的小弟啊。

在此之前,李黑虎乃是天北市的地下皇帝,地下勢力的掌舵者。

他在過來后,便是立即讓龍一去見李黑虎,也是從那天開始,李黑虎成為神龍殿的編外人員,也是葉天傾的手下,神龍殿的奴才。

且不說葉俊是否真的認識李黑虎。

就算他是真的認識,就算李黑虎能被找過來,那又如何那?

估計,到時候李黑虎若是看到葉天傾的話,肯定會被嚇得第一時間就跪在地上的,絕對不敢給葉俊撐腰。

「好,好……這可是你說的,寶貝,我,我手機那,快點給我拿過來。」

「我,我這就聯繫李黑虎老大。」

他顫聲說道,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

「你隨意,我到外面等著。」

葉天傾則是呵呵一笑,淡淡的說道,說完便是邁步走出卧室,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翹著二郎腿,滿臉都是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

「葉先生,我,我……」

史軍忍著手臂的疼痛跟隨出來,他跪在地上,滿臉乞求的看著葉天傾:「葉先生,我,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證據我也都給你了。」

「我今天也是鬼迷心竅,這才答應葉俊去找你們的麻煩。」

「你看在我迷途知返,並且帶你來找葉俊,並且交出證據的份上,你就饒了我吧。」

他乞求說道。

葉天傾面無表情的看向他,一言不發。

氣氛有些凝重。

史軍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葉天傾不說話,讓他覺得空氣都凝固了,覺得身上壓著一座大山,讓他喘不上氣來。

終於!

就在他快要扛不住的時候,葉天傾開口了:「滾吧,滾的遠點!」

「是,是,謝謝葉先生饒命,多謝葉先生饒命。」

他聽到葉天傾的話后,如獲大赦,趕緊磕頭感謝。

在千恩萬謝之後,便是爬起來,宛若喪家之犬般狼狽逃竄。

逃跑的速度之快!

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宛若是閃電劃過似得。

似乎,他是在害怕,只要自己現在跑的慢一點,葉天傾就會改變主意,不讓他走似得。。任誰對一個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打電話,心中都不會好受。

更何況,以董正國的狀態別說給他打電話了,連說話都不可能實現。

「陳老弟,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一下我的妻女,我堅持不住了。」

董正國依舊用着平淡的話語講出最令人震撼的話。

不行了?

陳凡看着窗外,滿臉奇怪,並沒有回答。

董正國給他打電話這件事充滿了奇怪,之前黛媚說過,這董正國丟失了魄,只能保持植物人的狀態。

現在卻給他打電話,……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九十九章澀里澀氣的小白 王語嫣看着蜀山掌門沉默片刻后,認真說道:「聽聞,貴派曾降服一柄引起武林腥風血雨的魔劍,將其鎮於鎖妖塔頂。」

這些事情也不是什麼門派隱秘,蜀山掌門也沒有放在心上,溫和笑着解釋道:「春秋末年,楊國揮師進攻姜國,姜國不敵,古姜國太子龍陽欲鑄魔劍,打退強敵楊國,這便是魔劍的來歷。」

頓了頓,蜀山掌門微微一嘆道:「後於西晉末年,姜國故宮劍冢被發掘,魔劍落於江湖人手,引起武林腥風血雨;

我仙劍派第三代掌門人降服魔劍,並將其鎮於鎖妖塔頂,然而魔劍能自行揮動殺人,因其並非妖孽,不能被塔所制,后又出塔。」

王語嫣微微蹙眉,沉默不語。

她一直以為魔劍鎮於鎖妖塔,后被魔尊重樓取走,交予飛蓬的轉世之身,景天。

原來魔劍也不在鎖妖塔。

說起來,龍葵這個角色她還是比較喜歡的。

蜀山掌門輕輕咳了一聲,然後看了她一眼。

王語嫣忽然想到,慕容紫英入了蜀山派,沒有按照原著拜入瓊華派。

那日後雲天河等人,是不是也不會與慕容紫英相識。

劇情有些偏離原著了。

王語嫣微微一笑搖了搖頭,偏離原著才有意思。

她沉默片刻,眼眸里閃過一抹璀璨光澤,說道:「老頭,你蜀山仙劍派是人間七十二仙界之首,憑着一柄飛劍出入青冥、橫飛山川、縱貫人界,劍術超群,不如比試一下。」

蜀山掌門看着王語嫣,微微搖了搖頭:「姑娘修為高深,老道自知不敵,便不獻醜了。」

王語嫣眉頭微挑,平靜說道:「既然老頭你不出手,那我行事你便不可阻攔。」

蜀山掌門沉默,緩緩將慕容紫英拉到一邊。

微微皺眉,說道:「不知何事?」

白衣輕舞,王語嫣輕聲說道:「借道。」

「借道……….」

聞言,蜀山掌門微微沉思,四方安靜了下來。

而後,他好似想到了什麼,抬眼望向了那一襲白衣,漠然說道:「你從何處得知的消息?」

王語嫣雖然沒有直接說明白,可他聯繫前因後果,這時蜀山掌門方才明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