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是什麼事,這件事我應下了,不就是一件有屬性的下品法器嗎!」

下品法器中,以有屬性的法器為其中的佼佼者,所以朱明茗才會這般說。

「顧小友,你的真氣好像是水屬性的,那麼我就在下次來的時候,給你帶一件水屬性的下品法器。」

顧長生知道朱明茗長老有著氣運觀測的本事,所以對他能看出自身的真氣屬性是一點也不奇怪。

但卻沒有點頭答應,而是在對其搖了搖頭后開口道:

「朱前輩,我想可能是您理解錯晚輩的意思了?」

這次倒是輪到朱明茗有些疑惑了,剛剛明明聽到顧長生說的是缺少一件像樣的攻擊法器,以顧長生練氣九層的修為,使用有屬性的下品法器正好。

難道……

就在朱明茗有所猜測之時,顧長生也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最終需求。

「朱前輩,晚輩想要的是一件中品法器。」

「中品法器?」

對面的朱明茗長老還沒有說什麼,到是跟在一旁的薛金山率先驚呼起來。

薛金山實在是被顧長生的需求給驚到了。

要知道中品法器可是築基期專用的法器,即便是給練氣期的使用,也不能發揮出應有的威力,只能發揮部分威力罷了。

再加上消耗法力大的特點,所以一般練氣後期的修士,很少有為了增加一些有限的攻擊威力而選擇購買中品法器的。

因為不但得不償失不說,還會浪費大量的靈石。

於此同時。

還可能會讓築基期的大修士所惦記。

所以。

一般情況下,練氣期使用中品法器的鳳毛麟角,即便有也都是偷偷摸摸的使用。

如果不是現在還有朱明茗這個築基期長老在身邊,恐怕薛金山就會第一時間對顧長生髮出質問。

「顧小友,你為什麼會覺得中品法器對你來說才算是一件像樣的攻擊法器?」

朱明茗也有同樣的疑問,就開口問道。

「朱前輩,想必以您擅長氣運觀測的本事,肯定能看出我現在的修為吧?」

顧長生好像是沒有聽到朱明茗的問話一般,而是反問道。

「練氣九層後期。」

剛剛說出口,朱明茗便猜到了結果。

只是還沒有等他說出口,顧長生就率先說了出來。

「朱前輩真是慧眼如炬,晚輩現在練氣九層後期的修為,只要修為再有一個小小的進步,修鍊到練氣圓滿后就可以嘗試突破築基期了。」

「因為晚輩考慮到這個突破時間肯定會在不久之後的將來發生,這才想要提前準備一件像樣的攻擊法器,還望朱前輩成全。」

「……」

朱明茗有些被人坑了的感覺,可是剛剛他都已經答應對方了,現在如果返回,那他作為築基期長老多沒有面子啊!

所以。

即便顧長生提出的要求有些難辦,他也得想方設法的幫其辦了。

這中品法器其實對築基期的修士來說也沒什麼稀奇,特別還是對朱明茗這樣一個築基中期的煉丹師來說。

但壞就壞在現在是被妖獸圍島的非常時期,長青島上所有修行物資都緊缺。

連平常練氣期的東西都缺,就更不用說築基期所使用的中品法器了。

即便是有些困難,但還難不倒築基中期的朱明茗。

所以只能自認吃了一個啞巴虧,有些不高興的走了。

臨走之時還在心中想到:真是報應不爽啊!半個月前他剛把顧長生給哄騙到煉丹坊中做事,沒想到僅僅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這報應就來的這般快。

如果要是顧長生一開始就說出他需求的攻擊法器是中品法器,朱明茗還能拒絕。

可是現在等他答應下來后再說出來,這邊是連拒絕都讓他拒絕不了,所以才說是吃了一個啞巴虧。

估計朱明茗的心態應該是:寶寶心裡有苦說不出。

在送走朱明茗長老后,就連薛金山都向顧長生比了一個大拇指的造型,可見他對顧長生的行為是多麼佩服。

但顧長生卻沒有因此而原諒對方,在敲詐一番好處后才算放過他。

之後。

薛金山才相顧長生解釋了他之所以這麼分配煉丹任務的原因。

那是因為每個煉丹師出丹率的不同,所以每個丹師所分配的煉丹任務都會有小幅度的不同。

但顧長生卻用實際行動打破了這個規則,不但煉丹的成功率高,煉丹的出丹率也高,所以才會逐漸給他加煉丹任務。

因為顧長生這半個月一心都撲在煉丹上的原因,並沒有在意煉丹數量,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顧長生道不是真的怪薛金山,只是做出一副姿態出來。

因為大量煉丹的任務,才讓他最近的煉丹術有了長足的進步。

甚至。

因為所煉製丹藥的種類的增多,反而比之前一個多月煉丹術增長的還要多。

所以顧長生不但不能怪薛金山,還要感謝他。

最終。

他也只是象徵性的敲詐了薛金山一些無傷大雅的東西后,才順水推舟的原諒了對方。

在煉丹坊的接下來時間內,他還要仰仗對方,真的得罪是十分不明智的決定。

薛金山也是自知理虧,好在付出了一定代價獲得顧長生的原諒后,這才讓他重新活躍起來。

「顧大哥,你真的快到突破築基期的修為了?」

「是啊!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現在有煉器九層後期的修為,只要修鍊到練氣九層圓滿,便可以嘗試築基期的突破了。」

「不過,你可別給我宣揚出去啊!」

顧長生囑咐道。

他可知道薛金山的那張嘴,如果不叮囑之下,說不定明天就能把此事宣揚的煉丹坊中人盡皆知。

「顧大哥,對我你還不放心,絕對守口如瓶。」

薛金山拍著胸脯保證道。

還沒等顧長生在心中吐槽,薛金山就又換成了平時嬉皮笑臉的模樣,笑著道:

「嘿嘿!不過等顧大哥你突破到築基期后,可得要多多照顧下小弟我啊!」

顧長生心道:信你就完了。

同時。

顧長生也不認為薛金山需要他照顧,現在他在煉丹坊就已經如魚得水,肯定是因為背景身後才得到築基期長老的關照,否則就是你為人處世再好也很難做到薛金山這般。

起碼顧長生都認為,自己在沒有深厚背景的前提下,做不到薛金山現在這般如魚得水。

接下來在煉丹坊的任務,顧長生依舊被薛金山分得大量的煉丹任務,顧長生也都是照單全收,並沒有為難對方。

薛金山也知道投桃報李,儘管是在妖獸圍城的關鍵時候,也能時不時的弄來一些靈果、靈茶和靈物做出來的糕點等吃食。

雖然這些東西在平時看來不算什麼,但要知道這可是妖獸圍城的關鍵時期,在所有修士都不能外出的情況下,島上的所有資源都十分緊缺。

能在這個關鍵時期,為顧長生弄來這些東西,連顧長生都不得不佩服薛金山的能耐。

即便對方可能有著深厚的背景但也不妨礙顧長生和其的交往。

顧長生也不是那種鐵石心腸之人,也偶爾會從儲物袋中最拿出一些靈米和採摘的靈果來和對方分享。

靈米是顧長生之前在七煞宗做種植靈米任務是保留的那四百餘斤,靈果則是在外出歷練期間,通過小白(追蹤鼠)尋找到的。

兩人經過被朱明茗長老點破的尷尬后,不但關係沒有破裂,反而有越來越好的趨勢。

……

又過了半個月。

煉丹坊因為前方戰事吃緊,分配的煉丹任務又有了增加的趨勢,這讓煉丹坊的一眾丹師都是怨聲載道。

即便在築基期長老的強壓和薛金山的安撫之下給鎮壓下來,也不是長久之計。

與此同時。

顧長生的煉丹任務也是暴增,沒辦法,為了能夠盡量完成分配給煉丹坊的煉丹任務,薛金山只能如此。

不過這是在提前告知顧長生情況后所做出的決定,顧長生也沒有為難他,儘可能的幫著煉製丹藥。

現在他的煉丹技術還有著很大的提升空間,煉製大量的丹藥會讓他出丹的成功率逐漸升高,這樣一來才能勉強滿足前方練氣期修士所需要的量。

但能救命丹藥就沒有滿足一說,之所以說滿足,也只是暫時滿足所分配煉丹坊的煉丹任務。

上面三位築基期丹師也知道下面的情況,知道現在已經到了煉丹坊的極限,即便是上面想要再次增加煉丹任務,也會在他們這裡被擋回去。

在這半個月中,朱明茗長老也來過一趟,幫助顧長生搞到了一件水屬性的中品法器:分水劍。

有些類似顧長生的寒光劍,只是一個是水屬性,一個是冰屬性。

分水劍顧長生偷偷嘗試了一下,發現其威力確實不凡,在還沒有使用全力的情況下,都已經趕上了使用寒光劍的巔峰狀態,可見起厲害。

關鍵是在有水的地方還有加成,不但能輕易斬斷一定範圍內的水,還能聚集周圍的水行成水龍配合攻擊,著實是一件十分厲害的攻擊法器。

更是中品法器中的佼佼者。

這讓顧長生本來認為對方會隨便拿一件中品法器應付他的朱明茗長老,不由得心生感動。

雖說他也掏了靈石,但能在這個時候讓他獲得如此助力,對他來說就不僅僅是幾百枚靈石的事了。

顧長生只能先將這情分記在心中,等什麼時候對方有需要了,他就會儘力幫助。

朱明茗長老走後,顧長生在煉丹坊的日子又恢復了平靜。

但還是能從薛金山哪裡打探到妖獸圍島的情況。

終於。

在一個月後,隨著前方戰事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顧長生所擔心的事也發生了。 第358章兩個

劉大強留下繼續監督電子廠的重建,李橋在看了一遍后,確認平果手機的生產線已經恢復,他也離開了,剩下的交給劉大強就可以。

天色快要黑下來了,想着劉大強家的保姆不在,劉子瑜興許還沒吃晚飯,李橋在途中轉變了方向,他去餐廳里要了幾道菜,打包后帶去了劉子瑜家裏。

途經十一中,李橋下意識的放緩了速度,在他剛重生時還能在校門外見到一個賣臘汁肉加膜的小攤,只是兩年多過去,小攤也不在了。

李橋安慰了一下自己,興許人家是回家過年了,畢竟明天就除夕了。

給劉子瑜打了個電話,李橋將車開進了劉子瑜家小區,等著劉子瑜給他開門。

「子瑜姐,晚飯還沒吃吧,一起吃點。」進屋之後,李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飯盒。

劉子瑜迫不及待拿來了碗筷盛飯,難得李橋主動帶飯給她,感動的都有點想哭了。

李橋將劉子瑜給他的碗拿在了手裏,靜靜看着劉子瑜。

此刻,他突然覺得劉子瑜就像一個家庭主婦。

看着看着,李橋一時間有些恍惚了,青梅竹馬在做人妻該做的事,確實挺溫馨。

「二狗,碗拿來。」劉子瑜敲了敲桌子,催促道,她有些無語,李橋還真是隨時隨地都能發獃。

「哦,好。」李橋反應過來,將碗遞給了劉子瑜。

「真是的,這麼大人了,給你盛飯都磨磨唧唧,難道想讓我喂你啊?」大概是心情不錯,劉子瑜抱怨了兩句。

李橋猛然一拍桌子,他抓到了關鍵點,喂飯這個提議好啊。

「子瑜姐,其實我更希望你能用嘴喂。」李橋回應道。

劉子瑜猛然放下勺子,輕輕拍了一下李橋腦袋,吐槽道,「你越來越不要臉了。」

李橋淡淡一笑,「要臉追不到你,這臉不要也罷。」

雖然得到了劉子瑜一個白眼,但李橋總覺得,劉子瑜應該並不反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