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好了,那就一切照着夏副院長說的辦!」

三位院長一起伸出手來,激動不已的爭先跟夏默握手。

……

「後生可畏!」

「還是老蘇頭比咱們有眼光,給英才找了這麼一個女婿!」

「論胸襟,論實力,論境界,他都是超一流,你們不反對吧!」

「後生可畏!」

見過今日的夏默,三位院長才知真正的天驕是什麼樣子!

以往見到的天驕,此刻在夏默面前,全都黯然失色,泯然眾人!

……

。 「那要不然,咱們跟公司申請一下,別換宿舍了。」顧瀟也挺捨不得的。

武藝星點點頭:「我覺得可以。」

「那行,回頭去說一下,現在都先回宿舍吧。」薛敬清看向崔越,「老么,今天不用回上海吧?」

劇組那邊已經請了假,崔越轉了一下椅子站起身,拿過會議桌上的合同,「不用。」

「正好,今年咱們還沒正經聚過,回宿舍來頓小燒烤。」關文傑大手一揮,「今兒給你們亮一手,什麼是正宗麻辣小龍蝦。」

「哇!關爸牛逼!兄弟們,走起!」

「龍蝦還得現買,要不咱們去逛超市吧?」

「行,順便去買幾瓶可樂,小燒烤怎麼能沒有快樂水。」

這下氣氛活躍起來了,蘇子涵也不哭了,A團八個少年們又熱熱鬧鬧地開始計劃團建。

反正以後住還住在一起,就可能沒有全員同台的機會了而已,私下的感情並不會變。

崔越走在最後,關上會議室的門,轉身就看見哥哥們都在那邊等,便單手抄著褲袋笑着走了過去。

「去哪個超市?我們全都去?」

侯宇豪拍了拍薛敬清的肩膀,通常這種事都由薛老媽子來做決定,連關爸都只有靠邊站的份兒。

薛敬清想了一下,說:「就去宿舍附近那個吧,今天是會員日,菜價打折。」

崔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連超市菜價打折都能記在腦子裏的,薛媽果然名副其實,就很神奇。

一幫人上了車,直接就把解散這事兒拋到了腦後,只想着晚上吃點什麼好。

「瀟哥,你不是代言可樂么?怎麼還得去超市自己買?」美帥問。

「就是,連代言人的可樂都不管夠,豈有此理?」蘇子涵起鬨。

顧瀟笑了,「不是,最近不是出了新口味么?想試試。」

「害!」侯宇豪搭在他肩上,「那我要買上次子涵帶回來那個山藥薄片。」

「還有雞翅,晚上烤著吃。」薛敬清補充了一句,又回頭看崔越,「老么有什麼想吃的?」

崔越坐在最後排,正低頭跟江朔發消息。

誰知突然被cue,一抬頭就把剛打的字發了過去。

「隨便,我都行。」

她說完又低下頭去看手機,正好江朔回了消息過來,是個問號。

問號?

崔越皺起了眉,這個問號怎麼看都透著一股子嘲諷意味。

她不就是說了一句「我管你」么?

丫給她發問號是幾個意思?

崔越盯着這個問號看了幾秒,視線不經意一掃,看到自己剛才發過去的那三個字,總算知道他為什麼給她發問號了。

輸入法害人!

好好的「我管你」三個字被打成了「我干你」,她要是江朔,這會兒估計都不止一個問號了,那得直接一個電話……

「揮劍斬斷前塵,問世間無你,還有誰能與我共……」

《裁玉決》主題曲一響,手機屏幕上跳出了來電提醒,正是江朔打來的。

鈴聲還在響,手機震得崔越頭皮發麻,頭一次這麼不想接江朔的電話。

我擦!

以江朔這狗脾氣,接了電話一開口必然沒好話。。 端午安康。

……

「再嘴硬,你們可能就回不去了。」

二人聞言,卻是真的不敢再說什麼,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而隨着戰國天擎等人的離去,真武門在座的眾人,也是真正的認清了一件事情。

這短暫時間發生了太多讓人震撼的事,他們的心中唯有一個念頭。

參加真武門開宗大典是多麼明智的選擇啊。

三大宗門齊齊上門,到得最後卻是夾着尾巴,狼狽而去。試問?整個絕北靈域,還能有誰?

眾人彷彿達成了一致,均是在此刻,同時站起身來。

「恭賀真武門萬載千秋。」

如雷一般地聲音衝破了雲霄,久久地回蕩在天地之間。

徐真連同徐婉兒等人謝過眾人祝賀,安排下人端上美酒佳肴,司禮繼續著徐靈兒與余鋒的婚禮。

雖然婚禮被三宗打亂,但卻是在發生了這一切之後,更顯尤為珍貴。那些人原本都是不屑,到了此刻不管出不出自真心,對於一對新人,都是說出了看似真摯的祝福。

軒轅朝聖不拘小節,並沒有刻意要求獨特的席位,反而是帶着金甲男子提議與他人共做一席便可。

但是,聿南王朝唯一的一字王,徐真又怎麼可能不隆重對待?

着重安排能說會道的孫吉李青游等人好生招呼軒轅朝聖。

而黃小牛葉康四人則是與諸葛瑾瑜等人共做一桌。

佛道同桌,倒也顯得有幾分怪異。

好在諸葛瑾瑜善於打破僵局,一桌人道不同,卻也能夠正常的交流起來,好吃好喝。

萬金商盟等人意外地與丹師聖殿的人同坐一桌,彼此之間倒也相談甚歡。

宋魂此人,為人十分懶散,但是卻又給人一種十分豪邁的感覺。

至於莫念魚則是直接開門見山地與東方鏡談起了生意,畢竟整個絕北靈域,所有的丹師都要經受丹師聖殿的制約。

這也直接影響着丹藥在靈域之中的價格走向。

雖然說,如今萬金商盟經受三大宗門的圍剿。但在靈王麾下四靈將加入反撲之後,局勢已經趨於平衡。

萬金商盟雖然表面上瓦解了,但是存留在靈域之中的諸多運營商盟,背地裏的真正老闆,卻還是邪王橘落。

宋魂看着台上進行的婚禮,舉起酒杯自顧自喝了起來。

此番前來,他原本打算與徐真好好談一談,聯手登上青羊宮,反對戰國無雙與徐妙哉的婚事。

再與其爭奪徐妙哉的歸屬權。

但是此刻,在接連看見諸多勢力為徐真出頭之後,他的優勢已經不見。

自然,也不再想去面會徐真。

但青羊宮,他還是要去的。

畢竟能夠讓他動心的女子,三十多年來,唯此一人。

聞人劍道將帶回的舊部一一介紹給徐真,可謂是再度為真武門增添了強橫的戰力。

目前來看。

先不說那些併入真武門的諸多勢力,光是徐真一手培養起來的力量,戰王強者就有一百四十八名,戰皇強者五十六名。

這樣的戰力,絕北靈域已經無敵。

徐真想要的效果已經完美達到,原本他未曾想過三大宗門會在這天踏上真武門。但是也正因此,被狠狠打臉的三大宗門,間接地坐實了真武門絕北靈域至強的名頭。

最為主要的一點,在那些宗門勢力的眼中。

真武門,可是直接與軒轅朝聖掛鈎的宗門。

如此一來,但凡一日,真武門在軒轅朝聖的提攜下,進入聿南王朝的國都,從此鯉魚化龍,一飛衝天。那他們這些人,或許也能在聖光之下,獲得一絲絲光明。

於是。

真武門眾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就知道不斷有人前來敬酒,一杯接一杯。

整個真武門,瀰漫着濃濃的酒香,傳將極遠。

這一場大典從清晨到黃昏,再到掌燈對月暢飲,眾人的興緻絲毫不減。

諸葛瑾瑜削髮為僧,真正的滴酒不沾。

不止是徐真之前無法接受諸葛瑾瑜的變化,就連葉康都是想了很久,最後以茶代酒,與諸葛瑾瑜喝了一杯。

直到星辰淡去,又一次晨霞初起。

這場囊括了整個絕北靈域的開宗大典,宣佈結束。

來賀之人一一拜別而去,臨行之時,也都是想着在軒轅朝聖的面前,儘力地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不過有着金甲男子的阻攔,這些宗門勢力都是悻悻而去,大感可惜。

「徐真,這次開宗大典過後,估計十日之後的靈府之戰,真武門應當能夠直接獲得七靈域大會的名額了。邪王大人讓我給你帶句話,三大宗門志不在至尊靈能。」

萬金商盟眾人已經準備離去,宋魂卻是突然地向著徐真說道。

徐真不明所以,不知道邪王為什麼會讓宋魂給自己帶上這麼一句話。

三大宗門志不在至尊靈能?

那他們參加七靈域大會能夠獲得什麼東西?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不過,上次前往青羊城,我算是見識了徐天的手段。他所研製的那種毒物,強大非常,而且一旦觸碰,就會喪失意識,淪為行屍走肉,受其控制。」

徐真聞言,頓感意外。

「你怎麼會遇見生化病毒感染的人?」

宋魂微微一笑:「倒不是我想遇見,而是天一宗帶過來的。難道你不知道,天一宗之前所開展的郡城大戰,遭受一名魔族大魔皇的突襲,所有參加郡城之戰的人員無一倖免。」

「你知道為什麼三大宗門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踏上真武門嗎?」

見徐真沉默。

宋魂繼續道:「因為你的成長已經超出三大宗門的控制,雖然今天他們沒有遏制真武門繼續發展下去。但是,一旦那位聖王離開這裏。或許三大宗門以及徐天麾下魔族,將會重新將矛頭對準真武門。」

「所以,邪王在我出發之前,特意囑咐我,詢問你的意見。是選擇與邪王靈王大人聯手對付三大宗門,還是做一個第三者,站立中間?」

徐真聽完宋魂的話,輕聲回道:「你且告訴邪王,我真武門不想成為他的敵人,但也不會聯手邪王宮向其他宗門勢力動手。」

宋魂再看一眼,如今徐真的力量,真武門之強,想必就算邪王與靈王聯手,也不一定能夠掀翻真武門。

尤其是有着聿南戰神之稱的軒轅朝聖對徐真乃至整個真武門特殊的對待,足以讓整個聿南王朝對真武門刮目相看。

「我明白了!你的話我會原封不動的帶給邪王。」

宋魂說罷,忽然又停頓下來:「七天後,你會上青羊宮吧?」

七天後正是戰國無雙與徐妙哉大婚之日。

徐真不明白宋魂因何突然問及於此,但還是如實回答。

「我會去。」

宋魂含笑,揮揮手,與莫念魚等人消失在了徐真的視線之中。

最後。

還留在真武門的唯有寶相寺、丹師聖殿、黃巢道宗以及聖王軒轅朝聖。

東方鏡帶着一副不太好意思的模樣,來到徐真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