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6 日 Comments (0)

「開什麼玩笑!」

出乎顧墨成的意料,沈懷琳竟然斷然拒絕。

不僅如此,她還義正嚴辭的表示:「霍城在你們那裏或許有面子,在我這裏,那就是個弟弟!我要是說話辦事還得靠着他的話,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聞言顧墨成沒說話,只是眼睛不經意間瞥向了她的身後。

稍後,嘴角的笑容更甚。

沈懷琳未曾察覺,還滿心滿意的勸說着:「顧墨成,我既然來求你,自然能拿得出相應的條件。我知道你想要十九界的劇本,但是好IP不止那一個。燦燦和她的影響力不相上下,甚至還要高出些許,我知道他們曾經共同創作了一部作品,一直沒有公開,或許你會更感興趣。」

「還有這事?」

顧墨成一聽,頓時來了興緻。

沈懷琳點了點頭:「當然,消息來源絕對可靠。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你能保持現有的條件,這個劇本百分百你可以拿下。」

「優勢在哪裏?」

顧墨成到底是商人,第一時間考慮的還是利益。

而不會被沖昏了頭腦。

沈懷琳也不着急,慢條斯理。

「第一,這是未公開的作品,也是兩個作者最喜歡的作品之一,可見其用心程度,內容方面絕對沒問題;第二,避免了原書粉的濾鏡對劇情口碑造成的影響;第三,也是相應的一個條件——編劇席必須有作者的位置,只有作者,才能知道如何改編會更好。」

說到這裏,沈懷琳長舒了口氣,微笑着看着他,「這些優勢,難道還不夠嗎?」

顧墨成陷入沉思。

不得不承認,沈懷琳說的每一個條件,都十分的有誘惑力。

而且這也都是將來會遇到的問題。

果不其然,沈懷琳是有備而來,一看就是提前做好了功課。

字字句句都往人心的弱點上戳。

他許久沒說話,沈懷琳也不着急,慢悠悠的等着他。

反正菜都已經上了,正好她也餓了,左夾一筷子,右夾一筷子,吃的十分香甜。

等到顧墨成回過神兒來的時候,定睛一看,倒吸了口涼氣——

「你咋吃得這麼快?」

雖然每盤子的分量都不是很多,但是盤盤見底,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而始作俑者·沈懷琳同志,不急不慢的擦了擦嘴,笑言道:「我怕再不吃,味道就不好了。」

又忙着對他說,「你也不用感謝我,我也是不忍心浪費糧食,心疼農民伯伯罷了。」

顧墨成:「……」

我感謝你全家!

「想好了沒有?沒想好也沒關係,這也不是小事,肯定不能三言兩語就決定。」

嘆了口氣,沈懷琳看着他,眼眸中帶着憐憫,「我也明白,雖然看似是你掌權,實際上做主的未必是你,所以你還是先回去和家裏人商量一下吧。」

說着又欲蓋禰彰的來了一句,「我可絕對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哦,別多想。」

顧墨成簡直快要被氣死了。

「你在激我?」

「難道還不夠明顯嗎?」沈懷琳反問道。

「……」

這一下給顧墨成整不會了。

畢竟這麼坦誠的人,確實是不多見了。

「這件事我會回去好好的考慮一下,不過想要我答應,也得先讓我看到值得我出手的東西。你的三言兩語,怕是代表不了那兩位。」

「我明白,你放心,等我回去就準備。」

對着他眨了眨眼,笑容意味深長,「我會讓小艾同學和你交接的,不用感謝我,都是朋友嘛!」

顧墨成無奈扶額。

真不是……

「你趕緊把人帶走,不然我被氣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沈懷琳見他對着自己的身後說話,還以為他被氣的出現了幻覺。

直到肩上多了一隻手,輕輕的搭著。

鼻尖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沈懷琳抬頭一看,正對上霍城含笑的臉。

猛然一怔。

「你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有一會兒了。」

「有一會兒是……」

「在你說我是個屁的時候。」

「……」

好的,收拾收拾準備去世了!

。 敖隸看着黑峰塔,也有些琢磨不透。

都這個時候了,上層沒有理由不受影響。

哪怕有一兩層出意外,也不至於五層之上全都出了意外?

「去問問五層以及以上出來的人,便知道了。」

敖隸嘆息了一聲:

「可惜,上層我龍族的人還沒有出來。」

「我崑崙也沒有。」柳景跟着道。

「我天人族,也沒這麼快。」留着鬍子的中年人同樣開口。

三人不再說話,誰好奇誰就去詢問他族。

.

「有一定可能跟第五層異動有關。」

妙月仙子看着黑峰塔輕聲說道。

竹清仙子也是點頭。

上層出了意外,正常情況下不應該如此。

突然如此,必定有原因,而之前的反常就只有第五層。

有人在清第五層,可具體是怎麼回事,也不得而知。

「第五層中心區域沒有絲毫異動,也無法看到中心以外的情況。」一邊敖師師跟着說道。

第五層確實有問題,但是是不是主要問題,無法得知。

目前為止,第五層中心也未曾見到凶獸的身影。

敖龍雨看着第五層,確實沒有任何東西看出來。

隨後她把目光放在第四層跟第三層。

較為熟悉的同門都在這兩層。

不過她覺得師弟會出來的比較晚。

師弟閉個關就是幾十年,躲避一下凶獸,應該也能躲很久。

甚至可以直接躲在第四層心魔煉獄。

那些凶獸下去,應該就是師弟劍下亡魂。

「小雨覺得江瀾能挺過今天嗎?」妙月仙子突然問後方站立的敖龍雨。

「師弟比較有自己的想法。」敖龍雨開口說道。

她沒有直接說能不能。

感覺在給師弟套枷鎖。

師弟何時出來,她就何時去迎接,早與晚,並無大礙。

「不如來打個賭吧。」冉凈仙子看向妙月仙子她們道:

「我們就賭一賭神女的未婚夫,什麼時候出來,如何?」

面對這個賭局,妙月仙子笑了笑道:

「那我就賭江瀾會等到最後時刻才會出來。」

「神女呢?」敖師師問敖龍雨。

她覺得崑崙是活要面子。

最後時刻?

第三層想要等到最後,非常困難,幾乎是不可能。

敖龍雨低眉保持沉默。

「哦?」妙月仙子,看着敖師師道:

「龍族的人喜歡欺負小孩子嗎?

這種賭局還要小孩子參與?」

「那我們就賭他無法待到最後時刻。」冉凈仙子開口說道。

「聽說第九峰的弟子,名聲並不好。

天賦一般,修為一般。」敖師師看着妙月現在道:

「如此,你們為何會認為他能等到最後?」

妙月仙子笑而不語。

竹清仙子也未曾說話,她也不知道師姐是哪來的信心。

但是師姐從不打沒把握的戰,所以江瀾是有一定幾率待到最後的。

她又看了看小雨,倒也沒有看到小雨的擔憂。

至於賭注沒有人在意,賭注有什麼用?

還是看對方丟臉,頗有意思。

「如果各層凶獸出了問題,那麼短時間內能結束嗎?」竹清仙子問妙月仙子。

「會的。」妙月仙子看着最高兩層繼續道:

「最上面的兩層是有資格打破各層隔閡的,再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該明白論道的真諦。

動手驗證各自的道,才是最快的論道捷徑。

屆時一路破層,打到第五層,就能知曉大致原因,我們也能看到一些情況。」

第九層中。

已經有人開始爭吵。

「天人族心感天地,天人為大道代言人?

你們以此為道之根基?

笑話,如此豈是走自身之道?

修仙之人,長生久視,觀生靈生死輪迴,跳出其中,又身在天地之內。

從平凡開始區分自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