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埃莉諾·謝爾登?他怎麼會在這裏當遊盪者導師?

簡·克里斯汀緊皺着眉,轉身喚來一名騎士,讓後者把兩個女孩帶上城牆。 徐州無極盟盟頻道。

【各位盟友,吾本布衣,躬耕於徐州,承蒙各位不以吾卑鄙,厚愛為盟主。至今無過亦無功,羞愧不已!適逢亂世,今遇青州暴虐無道,無故犯邊叩關,欲奪吾徐州之城池、搶吾徐州之土地、禍吾徐州之兒女!吾自當不允!願諸位盟友與吾一起,奮勇殺敵,驅逐暴青,光大徐州!在此,敬謝各位盟友!】

無極天:盟主大才!吾等必將奮勇殺敵!驅逐暴青!光我徐州!

無極尊發了一片半文半白的郵件,水平也就這樣,率土的玩家都喜歡這種調調。而他忠實的左膀右臂瞬間帶頭洗腦。

龍城飛將:盟主牛批!兄弟們,乾死青州佬!

鳳羽:盟主牛批!

。。。。

這群人可真好騙啊,被我賣了還這麼高興,這就是徐州的玩家嗎,哈哈哈哈!

看着這些盟友被耍的團團轉,再想到揚州雪中悍刀行的盟主許諾給自己的征服官員的位置,無極尊內心很高興!

看着這可用的民心,生怕他們現在就沖了,現在上可是幫助青州打城啊!於是連忙再編輯了一條。

【大家不用急,前兩排的拆遷聽我指揮,不要着急,大家的一隊主力都駐守在龍城飛將和我的要塞上。】

徐州盟的盟友很聽話,也沒什麼刺頭,都聽着盟主的話,把主力都射到他們倆的要塞上駐守,這樣就能駐守到整個防線了。

此時青州的部隊都開始慢慢的出征了,大家對第一次打別的州的人感覺非常興奮!

對於第一次州戰黃天自然是開了直播的,標題是破關入徐,打響第一戰!!!

盟頻道里到處都是一些燒殺劫掠的發言,而對於這點,倒也沒人管。徐州本來就沒打算跟青州一夥,還管他們的遊戲體驗幹什麼,打到他們玩不下去才是目的!

黃天只是發郵件強調了一句,進去之後不要先開口罵人,但對方要是膽敢率先噴糞,那就截圖自證清白之後大傢伙一起往對面那個人身上死命的集火!以三代為半徑,進行全方面火力壓制!不要怕!再高了不行,搞不好祖宗十八代里就有一個和你是一樣的祖先。。。

淺讀論語的黃天別的沒記住,就記住了什麼叫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還有一句公羊傳里的話叫十世之仇,猶可報也!至於前半句和後面一堆黃天選擇性忘記,什麼家仇國讎的?那都是仇!是仇就可以報!我可以報,也可以不報,這取決於我的想法,而不是能不能的問題!

讀史書如果不取自己喜歡的,全聽前人的,那還讀個屁的史書啊?你可以表達你的觀點流芳百世,我也可以截取其中的用作人生信條!反正我又沒想過當聖人流芳百世,我就是為了爽,不行嗎?!

而盟友們也對黃天更喜歡了,誰不喜歡一個帶着極重個人性格的人?就好像大家都喜歡擁有強烈愛國主義的英雄一樣。

而莒關卡隨着集火,連帶着守軍消失了四千多耐久,這還只是一波主力部隊而已,而後面大家的拆遷也開始陸陸續續的攻城。

十分鐘左右的時候,關卡只剩下三千的耐久,還有機一些部隊也即將觸敵的時候。大軍師的郵件也下發了,前三環的拆遷集體卡在九點十五分整觸敵,前後不要超過一秒的誤差,一定要死盯着時間,卡好!

前三環的拆遷一波能帶走兩千五的耐久,而剩下的那幾支隊伍也即將觸敵,況且後面還有陸陸續續的箭頭射過來。

只要大家時間卡好,一定可以一波帶走!

徐州方面看着關卡耐久越來越低,終於下令前兩環拆遷直接上!

凌云:大軍師,對面開始搶關了,怎麼辦?

薯條:怕什麼啊?咱們這些專門搞拆遷的,還怕他們?

九億少女的夢:話也不能這麼說,對面那麼多人,萬一真被搶了呢?

【除了前面三環的拆遷,其餘的拆遷能撤回的都撤回,不用再上了,大家放心,他們一波拆不了這麼多!】

看着盟頻道里有些心慌的盟友,大軍師發了一條郵件安定軍心,其實他自己也怕被搶。不過看這駕駛,對面才十支部隊怎麼可能一波帶走兩千多的拆遷,除非每個隊伍都能拆兩百多以上!

大軍師:大家別慌,不會被搶大龍的!

CC直播老黃:確實,我們要相信我們的指揮官。退一萬步說,就算被搶了大龍,我們也可以守住啊,他小小的徐州還想突破我們的防線?

薯條:就是,你們幾個別說那種話了,等會一起衝進去翻地不香嘛!

天行:兄弟們,主力準備好衝進去翻地!你們不總是為了幾塊破地吵嗎?!等會進去之後誰搶到了地,那塊地就是誰的!!!

而徐州的拆遷隊也陸陸續續趕到了關卡,等徐州一波攻勢打完之後,關卡只剩下五百多點的耐久,還是因為有三四個人在後面還沒觸敵,隨後就被集火來的青州拆遷直接一波帶走!

卧槽!真是命大啊!幸好徐州那邊的棒槌指揮不知道集火卡時間,不然搞不好這波就被他們搶了!媽的,徐州是真狠啊,十個人人手一堆兩百拆,別人練主力的級,你們就專門練拆遷?!

大軍師當時看着耐久瘋狂瘋狂的下降,一掉就是兩百多,一掉就是兩百多。再加上自己這邊還有零星的一百助攻,關口耐久是直線下滑,大軍師的罪己詔郵件都編好了隨時可以發出去。

【兄弟們,跟着大佬們沖啊!!!】

大軍師連忙把那剛剛寫好的郵件全刪了,幸好自己不是主播,沒人看得到,然後又編輯了一封新的郵件發出去了!

黃天看着天下一閃的時候,趁著別人去世界頻道裝逼的時候,瞬間三隊點了出征,向著龍城飛將的要塞衝去。龍城飛將的要塞上有着四十多隊部隊,而另一個無極尊的要塞上有着六十多隊部隊,加起來超過一百隊駐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肖北宸結婚那天,秦簡家三隻娃是花童。

視頻被駱東城他們看了后,大家忙著打聽給駱東城和高茜茜啥時候辦事兒。

高茜茜,本來駱家是看不上的,只是,高茜茜確實幫駱東城拉動了紅酒莊園的生意,如今她退圈也不影響銷量,重點是高茜茜懷孕了。

康雪寧還是覺著杜青青沒成為他的兒媳而遺憾,可也沒有辦法了,杜青青注意大的跟什麼似的,和那霍一衡不聲不響就把證給領了,這多虧霍一衡還和駱家認識,若是個不認識的,這丫頭可不是吃大虧了。

駱永平也想過讓兒子找個門當戶對的媳婦,可是,他怕老婆啊!所以,兒媳婦人選,駱爸爸是沒有發言權的,兒子喜歡,老婆看著順眼就OK了!

駱永平這人做事踏實,生活簡單,追求個知足常樂即可。

起初,康雪寧一聽高茜茜是網紅,就原地爆炸了,死活不許兒子娶個網紅回家,娶個他公司的酒水推銷員都比娶個網紅強啊!

當時,駱永平好笑道:「夫人,你整天玩這玩那的難道不知道東城交往的這個網紅就是個酒水推銷員嗎?」

康雪寧罵丈夫胡說八道。

駱永平讓兒子把高茜茜的直播間打開給康雪寧看看是不是在賣酒。

康雪寧先是聽丈夫說,高茜茜這一年多給公司賣的酒和他們兒子出產的周邊產品總和比過去幾年的利潤都多。

康雪寧起初不信,覺著丈夫也是被高茜茜的狐狸精臉和身材給迷惑了,後來,她偷偷關注了好些頭部網紅,發現,網紅和網紅真不一樣,就是像明星跟明星不同是一個道理。

後來,高茜茜懷孕了,康雪寧自然就同意了。說來,高茜茜這些年的努力沒有白費,嫁給駱東城是她從最普通的女孩子躍層了。

高茜茜的出身還不如杜青青和顧九月,更不如周妍。

當年,秦簡和陸寫意是京都傳媒大學正經八百的科班出身。秦簡作為編導系的學生去影視城跑龍套也沒有優勢,但是,相比較普通二本畢業的非科班出身的高茜茜(當時叫樂茜)要有優勢的多。

高希希是來自西南地區的一個非常山區的大山裡的農村女孩,省城讀了個二本普通大學,找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實體店裡的銷售員。因為長得漂亮,竟然在店裡做模特,也經常會被客人誇她像某某明星。

後來做過平面雜誌的模特,然後就去了影視城跑龍套,不是沒有機會,沒有背景的女孩子在那個圈子裡,機會都得拿青春的身體去換。

幾年龍套下來,新人一茬一茬的換,也沒跑出個名堂,她又去實體店裡做導購,賣奢侈品,賺了點錢,偶爾利用休假時間繼續去影視城等機會,後來就看到了網紅的風口。

駱東城發現高茜茜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看見她在直播間推銷一款女性減肥的果醋,同時,她的直播間賣的東西挺多的,但,基本都和吃的喝的有關,賣的也不錯。

粉絲問她,為什麼不賣護膚品,貌似護膚品很賺錢的樣子。

高茜茜當時回答粉絲說,她不想跟風,像做點真正的好產品,那時候,她代賣的一款土蜂蜜和紙皮核桃,板栗,臘肉乾等等土特產經常斷貨。

一上貨就一搶而空,粉絲怨氣很大,高茜茜說,那是她老家的產品,都是實打實的手工製作,很慢的。不停在直播間給大家道歉,還唱歌。

駱東城那個時候就盯上高茜茜了,讓助理去跟高茜茜談,和他們公司合作賣紅酒。

高茜茜火了后就有很多人挖掘她的資料,是底層女孩勵志的典範,可自從她和駱東城傳出戀愛后,網民就不買賬了呀!

各種詆毀和謾罵滿天飛,高茜茜不理。

直到最近傳出高茜茜退圈,要和駱氏的紅酒王子結婚的消息后,網上有人又開始酸了,覺著高茜茜運氣好。

這次,高茜茜回應了一條微博,內容大體是:運氣也是一種勢力,雖然退出了直播間,但如果有什麼好東西上架了,也會偶爾進直播間跟大家分享噠!

她還出了自己的金句:姑娘們,要笑,茜茜在直播間被黑粉黑的時候就對著大家笑,愛笑的女孩子運氣都不會差!

還有:女孩子一定要切記,什麼樣的年紀就做和那個年紀相匹配的事情,一定要本分做人,踏實做事,結果都不會太差!

現在康雪寧得知高茜茜還和秦簡是多年好友,這就更加放心了。還有一點,她跟老江姐們說:「我家兒媳婦是農村姑娘,你們以後見了說話可得注意著,不要讓她多心了。」

有富太太覺著康雪寧就是個活菩薩,一個農村出來的女孩子都敢娶,就真不擔心以後被一堆土裡土氣的鄉下親戚煩死嗎?

康雪寧說,那不會,她家東城去過茜茜老家好幾次了,雖然是山區鄉下,基本上都是靠山吃山,但也不是很窮,家家都有小作坊,有小樓房,也都是電氣化了,和幾十年年前的鄉下不同了。

駱東城和高茜茜確定了關係后,反而和杜青青關係沒有以前那麼緊張了,確實也有了點當哥哥的樣子了。

也因為這幾邊的關係,顧九月也見過駱東城和網紅高茜茜本尊,也知道了高茜茜的出身,大巴山裡的農家女孩子后,表示吃驚了幾天幾夜!

顧九月怎麼說也是西北的小城姑娘,讀的大學比高茜茜讀的大學好了太多,論長相,她不比高茜茜差,甚至更勝一籌,可她怎麼就沒有她那運氣呢!

顧九月的這問題,杜青青替她回答說「運氣這玩意兒吧,就一門蠻玄學。你看我和霍一衡也不門當戶對啊!所以,以後自信點。」

這天,駱東城帶著高茜茜來秦簡家裡玩兒。

甜妞指著高茜茜的肚子問秦簡:「媽咪,甜寶是不是也是在媽咪肚子里住了好久哇?」

高茜茜,「天吶!你家姑娘怎麼會這麼聰明?!」

秦簡啃著甜妞的臉,「寶寶,你這麼可愛,還這麼聰明,就不擔心沒人喜歡你嗎?」

甜寶萌萌噠,「窩有好多好多銀喜歡哦!」 少女一張清麗白膩的俏臉,小嘴邊帶着俏皮的微笑,明徹的雙眼宛如兩點明星。

「我不是說了你韓姨有事找我嗎,」白瑾關上大門,沖着少女問道:「看我身邊這是誰?」

陳怡打量了一下陳安,狐疑道:「不認識,不過長得倒是不錯。」

說完,她便沒再看陳安,而是走到白瑾身邊,小聲道:「我讓你給我帶的東西呢?」

白瑾寵溺地看了她一眼,說道:「記着呢,一會兒回房了拿給你!」

陳安看着母女兩竊竊私語,嘴角也跟着翹了起來。

「這是你哥!」兩人悄悄話說完,白瑾才拉着她走到陳安面前:「你不是時長念叨要找哥哥嗎,現在他回來了。」

「哥?」陳怡嘀咕了一聲,看着陳安問道:「你給我帶禮物了嗎?」

陳安愣了一下,隨後連忙點頭。

「帶了,」陳安拿出一個玉質吊墜,問道:「喜歡嗎?」

陳怡看了看陳安手中的玉墜,是一隻栩栩如生的鳳凰,眼神中閃過一絲歡喜。

她看向白瑾,白瑾笑道:「哥哥送你的東西,就收下吧。」

陳怡笑了起來,她接過玉墜,把玩了一番,甜甜說道:「謝謝哥哥。」

陳安笑着點頭,剛剛母女兩無聲的交流盡收眼底,讓他心裏微微有些失落。

陳怡明顯很喜歡這個玉墜,卻還要詢問母親,說明她心裏是將自己當做陌生人的,陌生人給的東西,收不收自然是要詢問一下父母的。

甚至,從她見面就問自己有沒有禮物來看,她對自己還有一些敵意。

「以後一直帶着它,」陳安開口道:「睡覺也別取下。」

「為什麼?」陳怡將玉墜戴在脖子上之後,疑惑地抬起頭:「萬一碰碎了怎麼辦?」

「不會,」陳安解釋道:「這是一件法器,對你身體有益的。」

【清心墜】:2000積分,可清心靜氣,有助修鍊。

價格和【神隱符】一樣,自然也極為有用。

小姑娘第一次見到傳說中仙人使用的法器,就連看向陳安的目光也熾熱了些。

兩兄妹的第一次互動結束。

白瑾打量著自己的兒子,幾年不見,除了模樣還有當年的影子之外,其他地方變化太大了。

不過,總歸是好的。

知道送妹妹東西了……

陳安打量著這個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沒有什麼水榭亭台,只是一處簡單的四合院,面積倒不算小,加上院子,約莫有上千平。

在青山鎮,陳家也算得上是有些家底。

家裏在鎮上經營著一處酒樓。

當初陳安建議曲如意做酒樓生意也是因為這點。

院子堂屋裏,陳安的父親陳峰打量著六年未見的兒子。

「我知道你修鍊很忙,所以也從未打擾過你,可你六年都未曾回來看一眼,你知道鎮上有多少人說咱們家養出了個白眼狼嗎?」

沒想到第一句話就是教訓自己,陳安微微低頭,道歉道。

「對不起!」

「這話你應該對你母親說,」陳峰並未因為兒子是修道者就放下父親的威嚴:「六年時間,她晚上偷偷哭了不下百回,有你這麼當兒子的?修仙問道,連家人也不要了嗎?」

陳峰的話字字珠璣。

「對不起,」陳安認真道:「我錯了。」

見陳安不似作假,陳峰的表情也緩和了許多。

「你是我們的孩子,哪怕你未來成了仙人,脫胎換骨又如何,你依舊是我們的孩子。」陳峰沉聲說道:「連這點道理都不懂,還修個什麼道?」

陳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