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和魅影也不是頭一次親眼見識到那炸彈的威力,但此時此刻他們依舊掩飾不住心中的澎湃。

看着眼前的殘垣斷壁,成了灰塵的青瓦紅磚。

想想如果這東西被運用到戰場上,扔到幾萬敵軍中央,那不得屍山血海,血肉橫飛,手到擒來。

北溟咽了咽口水,眼中的炙熱和狂喜噴涌而出。

「顏主子的東西,果然不同凡響。」

「那是自然,有了這個東西,不要說是一個諦聽局分支,就是整個諦聽局,也給它炸的天崩地裂。」

「逸王……你……你竟然……」

瘦高個看着緩緩走過來的什方逸臨。

害怕,恐慌,瀕臨死亡的感覺,充斥着的各個神經。

什方逸臨轉頭,冷冷盯着他,夜風吹起他的衣袍翩翩飛舞,說不出來的詭異。

「這,只是個開始。」

那瘦高個打着冷顫,上下牙咯吱咯吱作響,面前的哪裏是美男子,這是地獄上來的活閻王。

閻王啊,這是妥妥的活閻王。

「回去告訴你們諦聽局的主子,哪個分支再敢開在中皇朝,再敢賣我什方逸臨的情報,我就毀了它,本王,言——出——必–行。」

「逸……逸王爺,就不怕我諦聽局報復?」

那瘦高個迎著頭皮,不甘示弱。

「哼。」什方逸臨冷哼。

「你以為,本王會怕。」

「這次留你一條狗命,下次,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什方逸臨神情淡然,瘦高個卻覺得后脊發涼。

魅影走到瘦高個面前,緩緩蹲下,從懷裏拿出一本厚厚的冊子。

「拿回去仔細看,這可是你們諦聽局所有頭目的情報……你說我們家王爺先拿誰開刀。」

魅影摸了摸刀柄。

毫不猶豫的抽刀,把另一邊已經被控制的幾個諦聽局成員,一刀一個,砍瓜切菜般斬殺了個乾乾淨淨。

魅影嗜血的眼中,如他家王爺一樣,嗜血冷酷又無情。

噗!噗!噗!

猩紅的鮮血伴着濃重的血腥味,瞬間瀰漫在空中。

眼睜睜看着一個個的兄弟倒下,在看看那本厚厚的冊子。

那瘦高個臉部一陣抽搐扭曲,心口一陣惡寒。

原來,諦聽局在他們眼裏就是案板上的肉。

魅影很滿意瘦高個的表情,刀劍入鞘,畫風一轉,好似剛剛殺人如麻的不是他一樣。

「既然你們諦聽局打開門做生意,那咱們也談一筆生意如何?」

「你……」侮辱,赤果果的侮辱。

「別這麼瞪着我啊」魅影陰惻的笑道;

「誰賣給你的情報?誰買了你的情報?誰傷了我們的人?這筆賬得算算?用他們的死換你的活,你說划算嗎?」

這是攻心計,這是妥妥的威脅。

瘦高個現在才明白,什方逸臨為何殺了所有人,獨獨留下他。

魔鬼,真真是個魔鬼,此等手段,既威懾了諦聽局又打擊了出賣逸王的人,想來以後,想要買賣逸王的情報,是不能夠了。

瘦高個閉了閉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出了幾個人的名字。

。 第1656章

「二哥……」

辛寶娥藏起心虛,故作淡定地喊了一聲。

同時,腦海里快速揣測起來。

二哥出現在這裡是巧合還是……他特意跟著自己來的?

如果是後者,那他這麼做的理由又是什麼?

在辛裕銳利的注視下,辛寶娥不敢遲疑太久,解釋道:「我本來是要去國醫院的,只是和我約好一起研究中草藥方的同事突然打電話說來不了了,我就想,乾脆來這邊看看,有什麼能幫上落黎的。畢竟她冒著風險去見宮弘煦,也是為了我們辛家。」

一番話說得十分真誠。

辛裕眼裡卻沒有太多的波動。

若不是親眼看著辛寶娥出了家門之後,一上車就毫不停留地往西山景區這邊而來,他或許還真信了她的這番話。

可事實上,他全程跟在她身後,從她出門到發動車子,並沒有任何接電話的行為!

辛裕心裡有些冷。

他心裏面那個乖巧善良的小妹,難道真像秦舒說的表裡不一?只是他……一直都沒有看清?

「二哥,你怎麼也過來了。」辛寶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拉回了他的思緒。

辛裕拋開想法,語氣沒有什麼波瀾地說道:「我也是和你的想法一樣,不放心落黎一個人行動,所以過來看看。」

他沒有立即拆穿她的謊言。

秦舒說過,寶娥和宮雅月還有謀划。

他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這個親愛的妹妹,一直以來到底藏得有多深!

辛寶娥雖然覺得今天的二哥有種不太一樣的感覺,卻並沒有多想,只當他是放心不下元落黎。

就算他嘴上說放下了對元落黎的感情,可這麼多年的等待和深情,哪能輕易割捨的下?

這還是很好理解的。

不過,二哥應該還不知道那個元落黎是假的吧。

希望待會兒他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辛寶娥突然覺得二哥來這裡是一件好事,這樣就有更多人知道元落黎的真面目了。

她試探地提議道:「二哥,要不你給落黎打個電話問問她那邊現在怎麼樣了?」

辛裕卻想也沒想地拒絕:「不用了,萬一她正在忙呢?我們先進去看看情況。」

說完率先走在前面。

見狀,辛寶娥愣了一下,趁辛裕沒注意,趕緊低頭給元欣容發了條消息:「你那邊現在怎麼樣了?給我回信息,不要打電話!」

然後把收起手機,跟上辛裕的腳步。

酒店的一間客房裡。

元家人擠在狹小的衛生間里瑟瑟發抖,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

他們被莫名其妙地抓來這裡,已經關了好一會兒了,期間還接受了一次詢問。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啊……」李春南難以掩飾自己此刻的恐懼,顫巍巍地說道。

不敢說話太大聲。

剛被抓進來的時候,元俊書試圖大聲呼喊求救,結果直接被打暈了過去,這會兒還倒在牆角沒醒過來呢。

他們都被警告了,誰不老實,就別想安然無恙地離開這裡。

元俊書,就是前車之鑒。

聽到李春南的詢問,元紹承和元欣容父女倆對視了一眼,搖搖頭。

沒人能回答她的這個問題。

元欣容埋下頭,焦灼地嘀咕道:「我們總不能一直被關在這裡啊?還得去揭穿那個假元落黎呢!」

話音剛落,突然腦子裡一個靈光閃過,像是發現了什麼。 第五百四十五章被王強演技震撼!

鍋柄再次打來,再次打飛!

啪!

又是一次。

劉浩哲這一下子不耐煩了,一把拉住他,直接從王強的背包里,抽出了一個平底鍋!

劉浩哲獃滯的看著,一臉的懵逼。

而這實然的動作;也讓前面的五強猛地轉身,當看到劉浩哲的利那,他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露出了兩排白牙:「嘿,老闆,你怎麼跑到這啦?」

劉浩哲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極其尷尬,他舉著手中的平底鍋,只好道:「拿著你的鍋,找你的座去吧!」

「呵呵,不好意恩啊!」

王強在那笑著,一臉老實,劉浩哲也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無奈的盯著他的背影,微微惡寒的搖了搖頭。

前面的王強看了眼劉浩哲的座位,再看了眼自己的車票,整個人一下子樂了!

他又回到了劉浩哲的面前,笑的那叫一個開心:「老闆,你起來一下~,!」

劉浩哲抬頭。

「這是我的座兒!」

王強依舊笑著,劉浩哲卻直接被他的話語給逗笑了一路,忍不住道:「這怎麼會是你的座,這是我的座!」

「您那是多少號!」

兩個人扯皮了半天,然後發現….重票了。「唉,老闆,咱倆的票竟然一模一樣!」

劉浩哲的表情一下子疑固在了那裡,這不用說,其中-張肯定是假的,這一下,頓時吸引了乘務員的注意。群演的女乘務員走了過來,葉偉興壓根沒有喊停。一鏡到底!

乘務員一把拿起劉浩哲的票,在那揮了揮:「這張票是誰的?」

「我的…」

劉浩哲一把將票捏在了手裡,王強慢了一步,手一下子打在了空氣之中,但神情卻是一下子就緊張了。

「我的票!」

他伸手就準備把劉浩哲手中的票搶走,劉浩哲卻手一揮把票死死的捏著:「我的票!」

「他那是假票,拿了我的真票!」

王強朝著乘務員說著,乘務員趕忙道:

「你們兩個人,跟我一塊去月台!」

把事情給我說清楚了,坐下一班火車吧!」

「不去,憑什麼下車!」

王強倔脾氣上來了,把頭一扭,旁邊的劉浩哲也是

吼道「憑什麼下車啊!

我又不是假票!

票販子弄得是假票票販子就專門騙他這種人!」

「票販子才騙你這種人呢?!」

「你才是這種人!」

「我怎麼知道這是假票!」

「我的才是真票!」

「你知道個屁!」

兩個人自顧自的說著,越吵越凶,但誰都沒有說亂台詞,每一字都咬的很清晰,而且聲音越來越大,最後,把列車長都直接驚動了。

「喂,你們兩個,不買票,給我下去!」

列車長作勢要拉王強,王強猛地一掙脫:「我不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