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綿綿:既然你們都答應了,初三早上八點,記得在家整理好行李,一定準時來我家,對了,我家在雪山那邊準備了滑雪服滑雪板,什麼尺寸都有,你們只用帶幾件平常穿的衣服就好,那邊還專門有幾位特別帥的滑雪教練,我們幾個有福了。

葉靈:你開心就好!

宋柔:你開心就好!

寧榮:你開心就好!

三人一人來一句你開心就好,直接讓唐綿綿發了一個炸彈在群里,簡直了,她要了帥哥教練是為了誰啊!還不是為了大家!一個個的,好像都是為了她自己似的!

此時,養父母家裡,兩人看著手裡的信息,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要回嗎?」葉母問。

葉父沉默了一會兒,說:「不回吧,我們已經放棄了那孩子,就不要再有瓜葛。」

「那好,不回了。」葉母把手機里的那條信息刪除。

門外,突然間傳來了她家孩子的哭鬧聲,「嗚嗚嗚~~~我沒有偷吃糖!我就是沒有偷吃糖!糖是堂哥吃的!嗚嗚——」 牙婆看著顧錦枝的神情,暗自想著,這位主是不是不滿意。

「姑娘們都一排排站站好啊!」牙婆大聲吆喝了句。

那些姑娘們都成排成列地站著,中間空出來能過道的距離。

牙婆重新換上諂媚的表情對著顧錦枝,「小姐,您挑,可以近距離看看。」

顧錦枝挑了挑眉,沒想到這麼人性化,也不做作,走過去近距離看著這些姑娘們。

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假笑,這假笑顧錦枝很熟悉,因為她在謝府之前也經常假笑。

可讓顧錦枝納悶的是,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壞人,一個都不能帶進謝府,不然那還得了。

顧錦枝正想著,微微搖頭。

此時她正好路過一個姑娘的身邊,那個姑娘餘光看著她搖頭,心下緊了緊。

隨後又馬上讓自己放鬆下來,露出一個落落大方的微笑,行了個禮。

顧錦枝正要路過她,看到對方落落大方的樣子,也停下了腳步,仔細觀察了下。

剛剛一團黑氣纏繞,顧錦枝差點看花了眼,這位姑娘身上倒是白白凈凈的。

「叫什麼名字?」顧錦枝笑著問道。

那姑娘再次行了個禮,「賤名杏兒。」

顧錦枝點點頭,繼續問道,「多大了?」

杏兒猶豫了下,還是如實說道,「年已19了。」

在古代14歲15歲就定親了,16歲一般都結婚生娃了,19歲已經算是大齡了。

顧錦枝一瞬間倒是沒想到對方的年齡,看起來倒像是16歲的,長得年輕真好。

「都19了,怎麼還在這裡,沒有心儀的郎君嗎?」顧錦枝玩笑著問道。

「夫人說笑了,在這裡的都是等著被挑個好主家的,哪裡會成婚。」杏兒依舊大方的說著,只是語氣有些失落。

又有哪個好兒郎能真的看上這裡的姑娘呢,這裡比起紅樓都不遑多讓,只是身子乾淨些罷了。

杏兒出神的想。

顧錦枝也聽出來對方語氣的微微失落,但是答覆絲毫沒有問題。

「牙婆,就她了。」

牙婆看她選中了這個姑娘,笑容一愣,隨即又馬上笑起來,向她道喜:「恭喜恭喜。」

杏兒見此微微鬆了口氣。

她旁邊的姑娘有些不甘心的握緊了拳頭,「故娘千萬別給她騙了!她是成過婚又被休了才來的這裡!」

顧錦枝雖然不在意,卻也好奇的哦了一聲。

那姑娘見顧錦枝好像在意,又急忙說道,「這裡的姐妹哪個不知道,她14歲就在了,不知被哪個男人贖走了,等過了兩年卻又被送了回來!」

顧錦枝好奇的看向杏兒。

杏兒悄悄的攥緊了手指頭,抿著唇笑了下,「夫人,我14歲被嫂嫂賣過來,又被哥哥贖走的,可家中嫂嫂不喜歡我,哥哥與嫂嫂一直爭執,過了兩年,嫂嫂懷孕了,哥哥不想讓嫂嫂動氣,我才又回來了。」

顧錦枝點點頭,「我相信你。」

比起那個滿身冒著黑氣的姑娘說的話,顧錦枝顯然更信杏兒。

「誰信你的鬼話,那孩子都生完兩年了,我也沒見誰上門來找過你!」那個姑娘再次說道。

「夠了!誰允許你放肆的!」牙婆對著那個姑娘喊道。

其他姑娘聽了也都深深的低下了頭,那個姑娘更是嚇得跟個鵪鶉一樣,瞬間縮回了腦袋。

她不甘心的想,明明之前有主家挑中杏兒,別人也是這麼挑撥的,這樣杏兒就會被換成別人。

怎麼到她這裡來就不一樣了。

「主家想挑誰就挑誰,這裡姑娘安逸久了,話也多。」牙婆繼續賣笑。

「你怎麼不叫我小姐也不叫我主家,而是叫我夫人?」顧錦枝好奇的問道,同時也打破了凝結的氣氛。

杏兒對著謝淵也行了行禮,「這位公子看您的眼神,就像我哥哥看我嫂嫂一樣。」

這個回答讓顧錦枝和謝淵都眼前一亮。

顧錦枝好奇的回頭看著謝淵的眼神,左看右看也沒看出個差別,「你看我的樣子是什麼樣的?」

謝淵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撇過頭,慢吞吞說,「人樣。」

顧錦枝聽了臉一黑,少年你又把話聊死了你知道嗎。

顧錦枝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還以為是啥深情的樣子呢,看來杏兒眼神不太好啊。

杏兒聽這回答,也有一些尷尬的笑了笑,內心卻道:這公子肯定不得夫人心。

顧錦枝挑完了貼身丫鬟,剩下的就好挑了,就隨便挑一些身上沒有帶黑氣的,也不怯弱的帶回去就好了。

畢竟壞事不能做,可也不能太柔弱。

顧錦枝走過去,就像點菜一樣,點了好幾個姑娘,面相都是平和的,看著的樣子也都落落大方。

這裡的丫鬟可不便宜,一個30-50兩呢,都是經過培養的。

大多數來這裡挑也只是挑一個,或者兩個,作為貼身丫鬟也就沒了。

像大戶人家,一次進來這裡挑很多是很少見的。

看到顧錦枝這麼大手筆,有好幾個姑娘都躍躍欲試的忍不住表現了。

有些笑的大了些,有的行禮重了些,有些悄悄抬頭看一眼她,更有甚者還對著顧錦枝身後的謝淵笑笑,拋拋媚眼。

顧錦枝向謝淵看去,看著對方一臉無語的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謝淵頭疼的扶了扶額,「你先看,我去那邊逛逛。」

「去吧,我一會挑好了去找你。」顧錦枝擺擺手,讓他先過去了,另一邊都是男孩子。

謝淵速速離去了,也沒真的想看,就是想隨便找個地方先待一會,不待在這裡就行,剛剛已經有至少三個姑娘朝他拋媚眼了,他只覺得她們眼睛抽筋了,可呆在那裡也是實在尷尬。

後面不少姑娘見男主人走了,都有些失落的嘆了口氣。

這夫人的心思不好猜,可男人不都愛漂亮新鮮小姑娘嗎,要是讓他看中了,那夫人不選也得選。

到時候入了府,誰又能說得准呢。

這些姑娘們算盤是打的好,可誰想到謝淵壓根不吃她們這一套。

「這位少爺怕不是身體有隱疾吧。」

顧錦枝也沒有管她們奇奇怪怪的想法,挑中的站在一邊,沒有挑中的原地站著,就這麼簡單。

沒一會,姑娘就都被挑好了,算了一下,正好滿滿當當十個。

顧錦枝放鬆的拍了拍手,看來看去這麼多人總算是挑完了。

轉身對著牙婆說道,「這麼多人,一會我不好帶回去,我就先帶杏兒走,你讓她們收拾好自己來謝府報道。」

牙婆滿臉笑容地應著。 導演見沈汐禾態度這麼好,也不好說什麼苛責的話。

只指導性地對她說,「你是內心受過傷害,對人類憎惡仇視的吸血鬼女王,你看到大搖大擺走進來的人類,你應該是想要擰斷這個男人脖子,吸干他血液。

你剛剛不夠凶戾,反應太柔了,再來一次。」

沈汐禾想了下,「凶戾是指——這樣?」

她對著鳳緋池這張過分好看的臉,慶幸面具遮了一部分,不然還有些不忍心。

露出尖牙,齜了下,血紅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站在導演後面的小月,不忍地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鏡框。

汐禾姐,你知道什麼叫「奶凶奶凶」嗎?

哦,她這也不「奶」,但就是怪反差萌的。

別說小月,導演嘴角抽搐著,手裡捲起的台本都快被他揪皺了。

凶戾殘忍是你這樣的嗎!

你這一副不諳世事剛下山的小吸血鬼要除惡揚善的正氣是怎麼回事!

鳳緋池近距離看到沈汐禾這個一本正經的「逞凶」,沒繃住,唇角一揚,眼底盪開笑意。

——叮,目標人物好感度+10,當前好感度20,宿主,加油加油,認真工作的女人最迷人~

沈汐禾感覺假牙要掉了,蹙了下眉心,張著嘴,含糊不清地對小月道,「拿果鏡子。」

鳳緋池抿唇,似是在忍笑。

小月忙過來幫忙。

「好的,再來一次。還有鳳老師——」導演走到鳳緋池身邊,語氣不自覺變得柔和,「您的角色是尋找同伴誤入城堡的人類,你見到傳說中的吸血鬼,應該是害怕的,不能這麼淡定冷靜,您懂我的意思么?」

說著,他親身教學地做出「驚恐」的表情,眼神來。

鳳緋池默默看了眼,小幅度點了下頭。

「卡——」

再一次在咬脖子這裡,沈汐禾卡住了。

導演看著沈汐禾,想了下,終於明白癥結在哪了。

「是這樣,小沈,你現在是反派,懂嗎,就是威脅到人類生存,一心只有仇恨和冷血的吸血鬼,你還沒愛上他時,你是沒有感情沒有憐憫的……」

沈汐禾小雞啄米似的點了兩下頭。

看著怪誠懇的。

「不行啊,你這太正義了,把你的正氣收收?吸血鬼要再魅點,魅惑的感覺懂么?」

導演在沈汐禾面前,扭著肥嘟嘟的身子,晃動著腦袋,拋著媚眼,咬著唇……

沈汐禾默默咽了口口水,為難地挪開了視線。

這畫面就有點辣眼睛了。

「要不我對著鳳老師做一遍你看看?」

導演看沈汐禾這不開竅的模樣,急了,就要對著鳳緋池上手。

但鳳緋池一個溫和的眼神掃過來,導演的小短手就猶豫地收回了。

他的眼神寫著:你試試?

嘴角還帶著溫柔的笑,怪滲人的。

得,一個不開竅,一個不配合,這MV,怕是要卡在這很多次了。

的確,後面沈汐禾慢慢找了下感覺,是比之前好點了。

但,皆是在咬脖子時,身子便開始僵硬。

鳳緋池都忍不住疑惑地問她,「我的脖子這麼難以下口?」

因為隔著近,他都看得到她眼裡的猶豫,眉心的為難。

察覺男人心情有些不美麗了,沈汐禾輕搖了下頭,解釋道——

「咳,怕咬重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