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3 日 Comments (0)

張隼身上只是帶了一小部分蕭戰發動攻擊的餘力,撞在了秦君臨身上。

「咔嚓!」

「啊啊啊!」

秦君臨的肋骨,應聲而斷,慘叫連連。

「少爺!」

張隼嚇了一跳,趕緊回頭檢查自己家少爺的傷勢。

蕭戰見狀,也不再戀戰,直接抱起驚慌失措不敢亂動的林允兒,後背朝着窗口的方向暴沖。

「轟隆!」

他直接用自己的脊背,給窗戶撞出了一個大窟窿,把林允兒保護在自己懷裏,直接離開。

兩道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幕當中。

……

此刻,秦君臨肋骨斷裂,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價,哪裏能讓兩人,就這樣輕易地離開?

他顧不上自己肋骨斷裂,而帶來的鑽心疼痛,立刻大喊:

「都給我追!!!」

秦君臨已然下令,秦家尚且還有戰鬥力的精銳護衛們,紛紛追了上來。

他們都知道,蕭戰已經是強弩之末,支撐到現在,完全就是逞強!

藥效很快就會過去!

到時候擒拿蕭戰和林允兒,不費吹灰之力!

蕭戰滿頭冷汗如同流水,帶着林允兒上了一輛吉普車,僅僅來得及囑咐林允兒一句系好安全帶,便猛踩油門,一路狂飆。

林允兒雖然眼瞎,但是也聽出了蕭戰的聲音,並且知道,剛剛蕭戰經歷了一場酣戰。

「蕭統領……這是怎麼回事?剛才那個冒充秦風的人,到底是誰?」

蕭戰深深地吸了口氣,感覺自己現在的精神還好,少說也能維持上一會兒,強撐著的話,如果後面追兵屋裏,他也能硬撐著帶允兒小姐逃走。

蕭戰咬了咬牙,回答道:「允兒小姐,那個那人,是秦風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秦風最大的敵人!」

「無論如何,我不會讓您落在他手裏,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會奉秦風之命,保護您的!」

林允兒咬了咬唇,驚覺原來自己……已經成為了秦風的累贅!

秦風招的如此勁敵,自己在後方不能幫扶也罷,還成了秦風的一個把柄,給秦風和蕭大統領,添了麻煩!

林允兒一時間失落至極,卻不願意自暴自棄。

她必須要打起精神來才行!

「我一定不會成為蕭統領的累贅!」林允兒抿了抿唇說道。

蕭戰詫異地看了一眼林允兒。

不愧是天策戰神,認定的女人!

面對如此境地,不但沒有驚慌失措,也沒有埋怨是天策戰神樹敵太多,才讓她落到如此地步,反而還在想辦法分擔,解決!

蕭戰咧了咧嘴:「允兒小姐,怎麼會是累贅!我蕭戰,一定會竭盡全力,保護你的!」

可惜,蕭戰的話音沒落下多久,車才開出去十來分鐘,禁藥的副作用,開始反噬了!

「啊!」

蕭戰忍不住低吟了一聲,無孔不入的劇痛,瞬間席捲了全身!

林允兒如果能看清眼前的情況,一定可以發現,蕭戰全身的毛孔,都開始滲出鮮血,整個人,像是從血池裏撈出來的!

這就是服用禁藥,燃燒生命的代價!

可蕭戰依舊把禁藥帶在身邊,隨時準備燃燒自己。

北境戰士,悍不畏死!

然而,就算蕭戰的意志力再堅韌,鮮血一點點劃過他的額頭,眉毛。

眼前的視線,都被猩紅一片給模糊。

更甚的是,幾乎連踩動油門,轉動方向盤的力氣都沒有了……

「轟隆隆!」

而就在他們後方,引擎的咆哮聲,聲聲傳來。

追兵,趕過來了!

。聽到盧晨這一句話之後,張曼雪怔住了,她停止了掙扎,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複雜。

「我今天早上路過愛之深餐廳,沒想到那個老闆竟然是之前在小學門口擺攤賣油炸火腿腸的那一個阿姨,她告訴了我一件事情。她說,有一個女孩從被一個男孩救了之後,便一直在心中喜歡着他,雖然那時候是個……

《武神贅婿》第510章挽回 葛春怡聽完剛纔的對話,還有蕭元石被踢摔下樓的聲音,她是被完全驚到了。

根本沒想到曾經對孔氏那麼不屑一顧的蕭元石,竟然要吃回頭草。

關鍵還吃不上,孔氏現在不是一般的硬氣。

反觀蕭元石,好好的一個副都督,竟然那麼低聲下氣的去求複合。

然後孔氏還不搭理,更言語那麼難聽的罵了蕭元石一頓。

時卿落膽子更是大,直接將公公踹下樓。

而蕭元石居然沒有追上去報回來,就那麼認慫了。

這還是她認識的大將軍姐夫嗎?

在她印象中,蕭元石這個姐夫一向都是俊雅和從容淡定的。

比起曾經在北疆見過那些粗魯的將軍們,蕭元石不但長得好,氣質也更是甩出了那些人幾條街去。

而且她親自經歷過一次,他的厲害和可靠。

當時她們被葛國的軍隊圍住。

蕭元石硬生生的帶着少數人反擊,將葛國翻倍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保護了她和姐姐。

當時她也很能理解,爲什麼姐姐會喜歡上蕭元石,並且明裡暗裡的勾引,最後將人勾搭到手。

要不是她有着更大的野心,這又是她姐夫,她都可能會動心。

可現在蕭元石卻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她覺得他的形象在心裡完全幻滅了。

不過葛春怡是個很聰明和現實的人。

哪怕剛纔有一瞬間,她對蕭元石都生出了鄙視,可卻沒有表現在臉上。

反而像是沒事人一樣,帶着幾分驚訝的笑着和蕭元石打招呼,“姐夫,你怎麼也在這裡?”

這模樣就像是她和葛春如剛走到這裡,巧遇到了蕭元石,並沒有聽到任何。

這話讓蕭元石松了口氣,不管這兩人有沒有聽到,葛春怡的話都讓他下了臺。

也因此他忽略了她喊的稱呼,給面子的點點頭,“我剛吃完要回去。”

“先告辭了!”

他說完就朝着兩人走來,準備錯身而過離開。

更是完全無視了葛春如。

這讓葛春如怎麼受得了。

“蕭元石,你剛纔說誰是賤人呢?”

“還有什麼叫我從中作梗,害得你和孔氏誤會才分開的,你給我說清楚。”

這會葛春如已經沒有太多的理智可言,實在是被剛纔蕭元石低聲下氣的去求孔氏和好刺激狠了。

在她的心裡和眼裡,孔氏就是她的手下敗將,被她搶了男人,還讓孔氏的孩子成了沒爹的。

哪怕她被蕭元石貶妻爲妾,更甚至趕出副都督府,她覺得在孔氏面前都是有優越感的。

可真沒想到,有一天蕭元石會去吃回頭草,爲了求孔氏複合,還將髒水都潑到她身上。

她接受不了,手下敗將突然壓在自己的頭上。

所以她忍不了。

這話打破了葛春怡故意給蕭元石臺階下的氣氛。

蕭元石也尷尬得不行,接着更是怒火燒了起來。

他冷冷地看着葛春如,“你可不就是賤人。”

“當初如果不是你跑來勾引我,我也不會妻離子散。”

葛春如的臉忍不住扭曲了下,“你居然怪我?”

蕭元石看到她剛纔的表情嚇了一跳,更甚至更加後悔,當初怎麼會愛上這樣的女人?

他挑眉道:“難道不該怪?”

接着又冷哼一聲,“心狠手毒的賤人,說的就是你。”

他現在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曾經愛過這個女人,還將人娶進了門。

剛纔孔氏三人給他的難堪,他沒法現在還回去,正好葛春如主動送上來找罵,他就不客氣的遷怒了。

不對,也算不上遷怒,他說的本來就是事實。

“你那麼厲害,你別被我勾引啊!”葛春如一下崩潰了,忍不住朝着蕭元石撲去,對着他的臉就想甩耳光。

卻被蕭元石抓住了胳膊,他臉色更難看,“孔氏甩我耳光,我也認了,畢竟曾經我確實對不起他們母子,可你也配?”

接着反手給了葛春如一個耳光,“我歷來都不打女人,葛春如你讓我破了第二次例。”

更活學活用了孔月蘭的話,“我現在看到你就噁心得吃不飯去,你最好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葛春如被這一耳光打得更崩潰,蕭元石這個王八蛋怎麼能這麼對她。

於是對着她又抓又踢,“我當初怎麼瞎了眼,會看上你這樣的混蛋。”

只是她力氣小,去抓蕭元石的臉又被擋了回來,踢他更像是撓癢癢一樣。

蕭元石冷笑,“這話也是我要說的。”

“我這一輩子做的最錯的事,就是看上了你這樣的賤女人,更爲了你做了那麼多不理智的事,我纔是眼瞎了。”

他看着驚呆的葛春怡,心思一轉看着她道:“你姐姐真是個名副其實的喪門星。”

“剋死了你爹,克得你娘掉進水裡沖走淹死,克得我妻離子散丟了曾經最好的前途。”

“克得葛春義成爲廢人,本來光明的前途盡失。”

他又意味深長地道:“克得你被二皇子討厭,並被設計趕了出來。”

“我以前也不信,可現在卻信了。”

“娶妻當娶賢,雖然我不喜歡時卿落這個兒媳婦,可卻也不得不承認她是個福星。”

“自從她主動跑去給蕭寒崢沖喜之後,蕭家就開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往越來越好的方向變化。”

“而我娶了你姐姐之後,卻變得越來越衰。”

“這不是喪門星是什麼?”

“她不但克我,還克着你們全家呢。”

葛春如突然停下手腳的動作,呆愣地看向蕭元石,一副被打擊得不輕的模樣。

“蕭元石,你這個混蛋,你這麼能這麼詆譭我?”

“我纔不是什麼喪門星,時卿落更不是什麼福星,你胡說八道。”

蕭元石冷哼:“我是不是胡說八道,你自己心裡最清楚。”

接着嫌惡的將她一把推開,“離我遠點,我可不想再沾染上你的衰氣。”

“記住了,以後都別出現在我面前。”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