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重頭戲終於到了,冥雎在天靈眾人期盼的目光之中走出,而對面,果然是那風攏月。

她們來到了另一處擂台,相對而立。

此刻,冥雎差不多恢復了九成實力,面對風攏月完全不懼。

戰鬥很快開始了,風攏月釋放出自己的霧靈體,全力催發修為,乃初入六重天靈尊,接著又是施展秘法、祭出寶物,各種手段齊出,準備全力一戰。

可惜,冥雎已然踏入高級靈尊之境,雖然還未痊癒,實力卻依舊強大,死亡大軍在頃刻間出現,撲向對手。

風攏月面色肅然,悍然迎擊,一層迷霧籠罩四周,試圖困住死亡大軍。

可冥雎的幽土靈體又豈是凡俗,死亡氣息可以透過那足以迷亂視覺、聽覺、幻力的迷霧,直指風攏月。

沒有太久,風攏月便是敗了。

到了最後的時刻,四周一片安靜,所有人都緊緊盯著擂台上的戰況,當發現風攏月敗了之後,更是一片沉寂。

這裡畢竟是聖靈大陸,聖天比武場內的觀眾雖然有著來自整個靈界,但有著超過七成都是聖靈之人,這裡是聖靈戰隊的主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要論這個時代行醫治病,黎漢明首先想到的便是白蓮教。

因為在他的映像中,這個時代的白蓮教多數便是以行醫治病救人為掩護,來秘密發展教眾的。

黎漢明同時也知道,如今這個時代吃飯的手藝,無論是醫術,還是小吃,很多人從來都不外傳,基本上是一代傳一代。

也正是以為如此,這些人對傳宗接代十分的看中,而且極度重男輕女,因為女人基本上不出面做營生,所以手藝也是傳男不傳女。

如此一來,這些人自然靠着祖輩傳下的手藝討生活,但是也造成了社會資源極度匱乏的情況。

為了不被碰一鼻子灰,黎漢明去城中請大夫前,決定先找顧德全打聽打聽看看,看看他那裏是否有大夫可以推薦。

「參見明王!」

經過多番打聽,黎漢明在府衙找到顧德全時,發現一眾官員都在。「都在呢,大家不用多禮!」

坐下后,黎漢明才好奇的問道:「你們這是在商討什麼大事?」

聽到黎漢明的問話,黎安理、顧德全、胡鍾三人對視一眼后,才由胡鐘上前一步拱手回道:「回明王,如今正安州、桐梓、仁懷廳三地的土改業已基本完成,除了個別深山裏的村寨外,整個遵義府都已完成了土改,我們在商議接下來的政務。」

黎漢明聞言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的遵義府本就不大,只有四縣一州一廳,加上軍政府全力土改,兩個多月也差不多完成了。

政務方面只要他定下大的方向後,黎漢明暫時便不想過多插手,一來他確實沒那麼多精力,二來他想藉此鍛鍊出一批官員出來。

他可不想什麼事都親力親為,不然早晚得累死。

見黎漢明沒有說話,胡鍾想了想便繼續說道:「如今其他方面都還好,就是官員方面有些捉襟見肘了。」

黎漢明聞言想了想,道:「這樣吧,各書院的院正、院判、教授、博士、教習等,只要是支持我們軍政府的,你們都可以請他們出仕,給予一個合適的官職。」

除了確實沒人可用之外,黎漢明這樣做還有一個目的,他想通過影響書院的這些人,來慢慢把他的執政理念灌輸到書院學子身上去。

聽到黎漢明的話,胡鍾眼神頓時一亮,確實,光是幾大書院的教習、博士、教授等就不下百人,任用他們,不但解決官員缺少的難題,還能加深軍政府在士林中的影響。

想到此,胡鐘不由得對黎漢明又多了一份讚賞:「明王聖明!」

「行了,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見黎漢明要走,胡鍾連忙說道:「明王,還有一事。」

黎漢明不在時,他們可以商議得出結果,如今黎漢明既然在,他們便想着讓他拿個主意。

黎漢明見狀,又坐了回去,說道:「還有什麼事,說吧!」

「啟稟明王,如今形勢大好,下官以為,我們可以適當的擴張一下了。」胡鍾抿了抿嘴后拱手說道。

聽了胡鐘的話,黎漢明再看向其他官員,見他們都是一副希冀的眼神,他知道,這些人恐怕是被周圍的局勢給刺激到了。

不過想想也是,任誰見到自己周邊的勢力在瘋狂擴張都不可能無動於衷的,黎漢明也不例外。

雖然他一向主張苟起來猥瑣發育,不過有機會也可以適當的擴張一下不是?

想到這兒,黎漢明便開口問道:「說說你們的想法。」

胡鍾聞言與幾人對視一眼后拱手說道:「屬下等經過商議認為,如今局勢混亂,滿清朝廷暫時也顧不上我們之際,軍政府可趁機拿下烏江北岸的平越府湄潭縣、石阡府龍泉縣、思南府府城及婺川縣等地。一來可以解決如今軍政府人口不足的問題,還能趁此機會讓官員們熟悉土改的流程。」

聽到胡鐘的建議,黎漢明想了想,覺得可行,便道:「可以,你們先行準備好,等我和幾位將軍商議一番后便可行動。」

見他們沒什麼事後,黎漢明便起身說道:「既然沒事了,那你們忙着,我找軍師有點事。」

說罷,給了顧德全一個眼色后,黎漢明便離開了府衙。

「軍師,以前你們教中可有走方醫之類的?」等顧德全追上來后,黎漢明便開口問道。

走方醫既游醫,「走醫」行走江湖,遊走不定,賣藝施治,治病必須要用藥簡單,使用方便,療效奇特,它必須達到「廉、簡、便、驗」的特點。

所以在這些民間醫士中,個個身懷絕技,幾乎每個都有一技之長。

這也是白蓮教能快速的發展教眾的原因之一,打着積善行德的旗號治病救人,然後趁機傳教,想不發展迅速都難。

「不瞞明王,以前教中的首領便是走方醫,可是………」後面的話顧德全沒說,但黎漢明也知道了。

聽到顧德全的回答,雖然有所準備,但黎漢明還是不免有些失望,如果有得選擇,他是真不想去和那些故步自封的醫館打交道。

見到黎漢明的樣子,顧德全想了想便說道:「不過近來城中倒是來了一個走方醫…….」

「是誰?在哪兒?」沒等顧德全說完,黎漢明便激動的打斷道。

走方醫不但好學,樂於助人外,還有一點便是不藏私,基本都是走到哪兒就教到哪兒。

正當顧德全準備回答時,劉阿蠻跑了過來,說道:「明王,屬下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屬下帶您去。」

「走吧。」黎漢明聞言點了點頭道。

顧德全見狀,左右無事,也跟了上去。

劉阿蠻一邊帶路一邊介紹道:「回明王,這個走醫叫王清任,聽說是從北方那邊來的,在府城行醫已經好幾天了,此人極為樂善好施,除疑難雜症外,其餘看病概不收錢,並且每天會在東南西北四個不同的地點問診,按照規律,今日他應當在東城問診。」

因為是能人異士的關係,劉阿蠻便多留意了一番。

跟着劉阿蠻來到東城區,果然就見到了街邊一長串的隊伍,在隊伍的正前方,一張簡易木桌,上書「積善行德」的一塊幌子以及一個三十餘歲的中年人坐在那裏忙個不停。

黎漢明沒有急着上前打擾,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個便與觀察的酒樓坐了下來后對劉阿蠻說道:「等他空閑的時候把他請來這裏!」

。 少時。

司馬錯,薛舉,巴圖爾,吳漢四將被押上城池,明晃晃的戰刀抵在他們脖頸上。

「項王,你說要是兩軍對壘,陣前斬殺敵將,會不會讓敵軍士氣一落千丈?」

楚帝出現詢問,目光不自覺從四人身上劃過,一抹玩味笑意泛起,司馬錯,巴圖爾,吳漢,薛舉皆是面露惶恐。

就在此時。

城外敵軍首列,公子扶蘇,公子徹,李承乾,赤術四人發現了司馬錯等人的存在,一個個面色陰沉至極,他們料到四將應該落入楚軍手中。

眼下四將被楚軍五花大綁押在城池之巔,這對於四國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扶蘇四人怒火中燒,目露凶光,至少這一回合他們落入下風,敗在楚帝手中。

「袁洪,給孤上前叫陣,必須斬殺楚軍戰將,為大軍扳回一局!」

「殿下放心,末將絕不辱使命!」

袁洪單人匹馬,拎著手中囚龍棍,催馬狂奔,朝著尼石城下衝去。

「陛下,敵軍戰將出陣了,四國大軍是準備與吾楚斗將!」

白起有些搞不明白,四國大軍八十餘萬,兵精將廣,他們氣勢洶洶而來,並未發起猛攻,卻派出戰將上前叫陣,有些不合乎常理。

「大秦戰將袁洪!」

「扶蘇倒是很小心,派出三大強將之一前來掠陣,這是要試探我軍虛實啊!」

楚帝心裡深知袁洪之悍勇,風沙灘一戰,比蒙王都不曾將其拿下,扶蘇此舉是想穩超勝券,不過他的如意算盤終究還是會落空。

「黃飛虎何在!」

楚帝縱聲如雷,驚得兩側諸將一愣,黃飛虎緊握腰間闊劍出列,稟拳施禮道:

「末將黃飛虎在此!」

「飛虎,爾前來吾楚半年有餘,一直訓練新軍,今日尼石城首戰,朕決定讓你出城殺敵,不知飛虎可有把握!」

「末將定不辱使命!」

黃飛虎聲音乾淨利落,身披金色鎧甲,右手持定腰間長劍,面容嚴肅,目光威嚴,側身向城外敵軍陣營瞥了眼,周身上泛起霸道的戰意,起身闊步向城下走去。

少時。

城門打開,黃飛虎單人匹馬衝殺而出,黃金甲,五彩神牛,手中緊握金攥提盧杵,威風凜凜,氣貫長虹。

戰馬長嘶,頃刻間黃飛虎出現在袁洪對面,兩人四目相對,濃烈的殺氣迸發,好似針尖對麥芒,瘋狂碰撞在一起。

忽見黃飛虎殺出城,遠處,勒馬於四國大軍首列的扶蘇心下駭然,楚軍中何時多了這位悍將,他竟然一無所知。

「楚帝果然有底牌未出,這場戰役不可掉以輕心,否則,稍有不慎將落入楚帝的圈套中。」

自玄天城開始,扶蘇就對楚帝有所忌憚,雖然他一直想要超越楚帝,但每一次到最後,楚帝展現的實力都讓他肝膽欲裂,誠惶誠恐。

「三位統帥,楚帝所遣將領並非我們熟知之人,顯然楚帝一直都藏有後手,此戰我等不能再有隔閡,必須眾志成城,同仇敵愾,才能徹底將楚軍擊敗。」

「楚帝就在尼石城之巔,將他戮殺於城下,將會是驚天戰功,諸位相比都和某一樣,想要進入尼石城內看看,如果爾等帶兵擊敗楚帝,返回各自帝國之後,地位必將是超然的存在。」

扶蘇出言說道,語言鼓動公子徹,李承乾,赤術三人,一語消散,三人頻頻頷首,表示贊同他的說法。

「王翦,你以為此戰應該如何,強行攻城可否成功?」

扶蘇側目看向一旁王翦,神情凝重,出言詢問道。

「殿下,不敢強攻還是偷襲,此戰都是四國合力一戰,末將以為可以聽取其他三國將領的建議,尤其是漢將韓信,此人用兵如神,詭詐多變,或許他會有好的破敵之策。」

王翦壓低聲音說道,扶蘇並非庸碌之輩,瞬間就明白他話中深意,王翦這是在告訴他,不要凡事都自己主張。

如果所有事情都自己做主,衝鋒陷陣,沙場斗將者,都會是大秦兵將,最終要是攻下尼石城,秦軍損失會最為慘重。

念及於此。

扶蘇環顧左右,出言詢問道:「三位統帥可有破城之法,提出來我們一起商榷下。」

聞言,公子徹,李承乾,赤術紛紛回身向背後看去,顯然是在徵求有些人的意見。

「轟隆~」

「轟隆~」

突兀的巨響聲傳開,沙場上黃飛虎和袁洪已交鋒在一起,兩個人催馬向前,兵戈懸空交錯縱橫,金光四射,戰意迸飛。

所過之處,激蕩而起的沙石盡數化為齏粉。

見黃飛虎與袁洪鏖戰正酣,楚帝心神一動,開始查看兩人的屬性信息,想要知道黃飛虎到底能不能將袁洪斬殺。

「黃飛虎初始戰力為175,五色神牛戰力加1,兵器戰力加1,開啟血脈戰力增加15,當前修為達到七品武聖境巔峰,一身戰力達到192。」

「袁洪初始戰力為180,體力兩百,赤龍馬戰力,速度各加1,囚龍棍增加戰力1,開啟血脈戰力增加10,當前修為達到七品武聖境巔峰,一身戰力達到192。」

「戰力相同,修為平等,看來這一戰到底鹿死誰手,還當真不好說!」

楚帝視線從兩人身上收回,側目快速向城池之巔眾將看去,這一瞬間,他們的信息全部進入楚帝腦海中。

「戰力高於袁洪之人,只有項羽,秦用,李存孝三人,且是在他們全力以赴的情況下。」

「項王,秦用,李存孝,賈復,裴元慶五將聽令,爾等帶兵出城為黃將軍掠陣,如果敵軍選擇偷襲,不用有所顧忌,全部斬殺。」

「此戰就一個字,干。」

「不會退縮一步,敵軍敢攻城,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楚帝霸道無比,雄渾聲傳開,項羽,秦用,李存孝,賈復,裴元慶五將熱血沸騰,披甲提戈,快速向城池下走去。

就在此時。

虛空中突然傳來一道飛矢狂飆的聲音,楚帝大驚失色,回首向城下看去,只見秦軍首列,司羿開弓射箭,箭似流星,勝過閃電,徑直向黃飛虎激射過去。

「咻!」

「咻!」

聽到碎空的飛矢聲,楚帝心中登時咯噔一下,暗叫不好,黃飛虎怕是有危險。 不過,現在既然肖雅琪和何麗麗一起來求他,高星宇想了想,決定給何麗麗一個自行選擇的機會。

「……,二個月後,清玄秘境即將重啟,清玄派也將在那時重開山門。屆時如果你仍然堅持想要修鍊的話,可以由肖雅琪推薦你加入清玄派。

我會在那時將《鏡花水月》和其它幾部功法贈與清玄派作為賀禮。

到時候你可以自己去選擇,到底是修鍊《水木元華真法》,還是修鍊更契合你屬性的《鏡花水月》。

但是,如果你選擇的是《鏡花水月》,有些話我要先跟你說清楚。

這部功法是用玉簡記錄的,在你神識沒有修鍊出來之前,是看不到的。

所以,我會將這部功法的入門部分,以及我對這部功法的一些理解,用神識烙印的方式傳給你。

今後,我還會不定期的在清玄秘境中開壇講法,傳授修鍊知識,並答疑解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