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2 日 Comments (0)

然而七班再怎麼鬧騰也沒看見雲悅回消息。

「……」

完犢子了。

林軒澤這邊回到自己房間,正開了一包零食吃了起來,悠哉的打起了遊戲,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他火氣的退出遊戲界面,點進微信。

「?!」

七班上分群?!

他為什麼會在七班的班群裡面?!

他瞪圓了眼睛,然後進去看聊天記錄,雲悅拉她進去的,還給他發了一個文檔,備註七班機密複習資料!!

讓他和顧樾帶著七班好好學習……

她做夢去吧。

轉手發了一個遊戲鏈接過去。

。 長沙郡,治所益陽城,仲氏驃騎將軍太史慈率領一萬仲氏騎兵兵臨益陽城下。

益陽城樓上,望著兵臨城下的大軍,郡守韓玄皺起眉頭,甚是擔憂道:「哎,這下該當如何是好?」

「哈哈,郡守大人,有末將在,何必擔憂也?」

這時候,一道爽朗笑聲響起,卻見位胡發皆白的老將走出來。

此將姓黃名忠字漢升,乃是韓玄手下的大將,箭術超群,可謂是百發百中。

見黃忠發話,韓玄方才鬆了口氣道;「好,既如此的話,那就勞煩漢升老將軍為我除去來犯之敵……」

話還沒有說完,又有一名青年將領站了出來,信誓旦旦講話道;「郡守大人,開什麼玩笑啊,殺雞焉用宰牛刀,何須老將軍親自出馬,讓末將前去便是。」

韓玄聞言扭過頭看去,發現說話之人,乃是自己麾下的另一名大將,楊齡。

韓玄欣慰點點頭道:「好,甚好,我長沙虎將如雲,吾無憂也,既如此,楊將軍,汝先出站,若是不敵,再讓漢升老將軍出戰也無妨!」

「哈哈,郡守大人說笑了,末將這就去為您帶敵將首級過來。」

楊齡一邊大笑著,一邊手持大刀便是出城而去。

伴隨著戰鼓之聲響起,楊齡與城外的太史慈交戰起來。

可悲的是,方才交戰了三個回合,楊齡就被太史慈手中短戟給刺死馬下。

這……

城樓之上,眼睜睜看著楊齡慘死,韓玄一張嘴巴長得大大的,也是被驚呆了。

「漢升老將軍啊,這敵將如此英勇,我等又該當如何是好?」

「還請郡守大人放心,末將不比楊齡,這就去為他復仇。」

為證明自己的實力,黃忠提著大刀便是出城迎戰而去。

城外,剛剛刺死了楊齡的太史慈,見到又出來位老將,便是冷笑調侃道:「怎麼?長沙城難道無人呼?竟然要派遣位老將出來送死?」

黃忠怒聲吼叫道;「吾乃長沙大將黃忠黃漢升也,年輕小子,汝休要張狂,看我這就來取汝之首級。」

說罷了,黃忠提著大刀便是向太史慈劈砍過去。

太史慈自然是無所畏懼,揮動起來手中雙戟便是迎戰起來。

二人大戰在一塊兒,你來我往,幾十個回合內,也是不分勝負。

太史慈也是見識到了黃忠的實力,知道對方雖是老將,但強悍如斯,不敢再有所輕敵。

與之相同,黃忠也被太史慈實力震撼到了,知道若是這樣下去的話,鹿死誰手尤未可知。

於是乎,黃忠佯裝不敵,調轉馬頭就跑。

「呔!汝這個老混蛋,想去哪兒跑?」

見黃忠說跑就跑,太史慈心中雖然有疑,但還是大喝一聲,手持雙戟追擊上去。

見太史慈上套了,黃忠嘴角揚起,露出一種老謀深算的微笑,緊接著更是拉弓搭箭,徑直向太史慈射擊過去。

嗖!

一支利箭襲來,得虧太史慈反應較快,他本就覺得黃忠敗退揮動手中雙戟便硬生生擋住了。

儘管如此,太史慈還是暗暗震驚不已,因為他能判斷出來,黃忠那一箭精準度可謂是百分百,自己若是真的盲目追擊,只怕是現在已然被射殺了。

太史慈呼了口氣,對著黃忠的背影叫罵道:「好,好汝個黃漢升,老匹夫,竟然放暗箭是不是?」

「不過么,呵呵,汝若是覺得只有汝箭術很好的話,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太史慈一邊戲謔說著,一邊也是拉弓搭箭,對著黃忠發射過去。

嗖!

同樣是準確度甚高的一箭,向著黃忠發射而去。

自幼學習箭術的黃忠,自然能夠看出來這一箭十分了得,心中無比震驚的他,便是舉起來手中大刀抵擋。

突然而然,就在黃忠舉起大刀抵擋箭支襲來的時候,胯下的戰馬卻是哀鳴著叫了起來。

撲通!

戰馬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倒地,黃忠便是一頭狼狽栽倒在地上。

真是天亡我也!

黃忠憤恨的捶打著地面,眼瞅著太史慈騎馬走到前,他只能夠閉上雙眼,任由太史慈奪去自己的性命了。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黃忠閉上雙眼等待許久,都沒有等到太史慈動手。

當他疑惑睜開眼睛看去,發現太史慈正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看著他。

什麼情況?

黃忠陰沉沉問道;「汝為何不殺我?」

太史慈笑了:「男子漢大丈夫,從不會佔他人絲毫便宜,汝摔倒在地,完全是因為戰馬受驚的緣故。」

「汝現在回去換上一匹好點兒的戰馬,之後再出來跟我一戰吧。」

「……嗯,好。」

黃忠面色複雜點點頭,接著便拖著狼狽之軀回城去了。

等他灰頭土臉回到韓玄身邊后,韓玄的臉色卻是也難看至極道:「黃老將軍,汝方才是怎麼回事?」

黃忠嘆氣道;「我的戰馬受驚,故而摔倒在地上。」

韓玄又問道;「既然已經摔倒在地上,已無還手之力,為何那敵將不殺汝?」

黃忠如實道:「他說男子漢大丈夫,應當贏得光明磊落,讓我回城換馬再戰。」

「哈哈哈哈。」韓玄聞言,卻是大笑不止起來,「真是有意思,這真是本郡守聽到最有意思的話了……」

笑著笑著,韓玄卻是猛然間變了臉色,大手一揮道;「來人,將這個老匹夫給我拿下!」

嘩啦啦……

瞬間功夫,左右便是有四五名士兵走出,將黃忠給押住捆綁起來。

黃忠雖然有反抗之力,但卻並沒有反抗,僅是十分震驚問道;「郡守大人,您為何要如此做法?」

「呵呵,我為何要如此做,難道汝心中不清楚否?」韓玄冷笑著道,「汝這個老匹夫,莫非是把本郡守給當作三歲孩童了么?」

黃忠瞪大那雙虎目,仍舊是不解其意問道:「郡守大人,您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韓玄哼聲道:「汝落敗了,那該死的賊將不殺汝,怕是汝二人早有私通吧?本軍售若是不斬汝的話,那便是後患無窮也。」

說罷,韓玄大手一揮,就要命人將黃忠給帶下去給斬了。

見到這一幕,其他將領紛紛忍不住上前勸說道;

「不要啊郡守大人,漢升老將軍的忠心天地可鑒,他是絕對不會私通敵將的。」

「是啊郡守大人,而且那敵將如此兇猛,我們這裡除了漢升老將軍以外,怕是沒人能是那敵將的對手了……」 第619章這可是泳裝派對

「哎呦!你也蠻有自知之明的嘛!」

李庶直接笑了起來,並且對曹冰蓮豎起了大拇指:「年紀輕輕就能看清楚自己,實在是不容易啊!」

噗嗤!

站在李庶身旁的雲霜,又一次捂著嘴大笑了起來。

她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李庶看上去文質彬彬的樣子。

可是一旦懟起人來,可真叫做是一個狠哪!

「上官雲霜,你公開包養牛郎,你還好意思笑?」

曹冰蓮見自己根本不是李庶的對手。

這矛頭立馬轉向了還在捂嘴偷笑的上官雲霜。

既然曹冰蓮主動挑釁,上官雲霜自然不會慫。

「第一,李庶先生不是牛郎,他只是我的一個朋友。」

「第二,整個沈西都知道,最喜歡包養牛郎的可是你曹冰蓮。」

「不然,外人怎麼會一直叫你『臭不要臉』呢?」

哈哈哈哈!

隨着雲霜的話響徹整個大廳,李庶直接仰頭大笑了起來。

他才不怕自己大笑之時露牙的模樣被人看見。

而且,在大笑的同時李庶還對雲霜豎起了大拇指。

「你……你……」

這一刻,被徹底氣炸的曹冰蓮,全身上下都開始沸騰了起來。

一根手指頭,筆直的指向了雲霜與李庶。

「怎麼?你想打架嗎?」

要說打架的話,上官雲霜能把曹冰蓮按在地上摩擦。

畢竟,當年曹雄出賣上官羽一事兒,可謂是鬧得沸沸揚揚。

整個沈西人都知道,這上官家與曹家可是有着深仇大恨的。

一旦真的打起來,雲霜可是會下死手的。

當下,曹冰蓮被雲霜那一雙越發憤怒的眼神給瞪了回來。

雖然自己現在很是暴怒,但曹冰蓮還沒有暴怒到喪失理智。

這要真的動起手來,自己還不得被雲霜打成白痴?

「上官雲霜,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慘痛代價。」

既然現在不能動手,那麼只能抽身離開。

曹冰蓮只得無奈一聲冷喝之後,火速走出了腕錶店。

雲霜剛想追上去將其攔下,然後狠狠的教訓一頓。

不過,卻是被李庶擋了下來。

「窮寇莫追!」

對方也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來。

倘若貿然動手打架的話,只會是讓上官家族陷入更多醜聞中。

與其為了出一口氣兒,而冒險讓上官家族惹上非議。

倒不如放曹冰蓮走。

至少,剛才的曹冰蓮已經被李庶徹底的羞辱了一番。

「好吧!」既然李庶親自阻攔,雲霜也無話可說。

「哎呦!這店內的空氣,瞬間變得清新了許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