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1 日 Comments (0)

看到這一幕的柳言趕忙將趙信抓住。

「趙信,別打了。」

「小崽子,我警告你,以後要是再敢來我姐麻煩,我他媽打死你。」又不解氣似的朝著他狠狠的踹了一腳,趙信被柳言拽走。

進到冷飲店。

柳言給趙信打了一盆水,給他將手洗乾淨。

「趙信,你幹嘛打他呀。」

「他就該打!」

趙信紅著眼睛,眼中怒火不減。

欺負他姐。

打死他趙信都不解氣。

「姐,他沒打到你吧。」

「沒有。」感受到趙信的關心,柳言笑道,「倒是你,看看你這手,打他打的都出血了,疼吧,姐給你吹吹。」

一時間,趙信的眼眶都有些濕潤。

柳言姐真的是把他當親弟弟對待。

「那個雜碎。」

趙信左手握拳,千萬別讓他逮到了,逮到一定要再好好收拾他才一頓。

「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趙信笑道。

「你不是在上學嘛,想著等你放假了再跟你說。」柳言笑著開口,趙信看了眼冷飲店,「這是你的店。」

「嗯。」柳言點頭。

「等我回去之後給你好好宣傳宣傳。」趙通道。

「好。」柳言笑道。

感覺到柳言笑容中的勉強,趙信開口道。

「姐,你怎麼了。」

「小信,姐姐害怕李智找你麻煩。」柳言有些憂慮,好歹以前也是男女朋友,在沒有分手的時候,他多少也知道李智現在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他……」趙信不屑道,「還入不了我的眼。」

「可是。」

「姐,你放心吧。現在沒有人敢欺負我,有我在,也沒有人能欺負你。」趙信笑著伸了個懶腰,「姐,我有點口渴,給我來杯飲料杯,我要姐姐牌滿懷愛心的飲料。」

「好,姐給你做。」 而沈建在此刻心裡當然十分的清楚,如今的他已經吞吃了一次紅頭獅子的肉,讓他此刻的體內能量非常的充分,剛剛吞吃完這些妖獸的時候是,獅子肉體內的這些狂暴的火屬性能量在此刻竟然瘋狂的進入到了沈建的體內想’,進入他蘇五臟六腑以及四肢百骸,如果說這時候的沈建不進行修鍊蘇話,那幾乎很難找到如此好的修鍊機會。

因此,這時候的沈建便開始盤膝的坐在那裡進行修鍊,趁熱打鐵,真正的將這些獅子肉當中的火屬性能量通通的融合到自己的體內,從而提升自己的實力。

漸漸的,沈建竟然發現自己很快就能夠突破修鍊的瓶頸,所以這次他竟然拚命的修鍊,希望自己能夠通過這樣的修鍊,能夠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

如今的沈建非常想要和這隻雙頭電鰻去進行一番爭鬥,他如今發現,如果能夠將這隻雙頭電鰻打敗或者擊殺的話,那他的作戰實力必然會有非常大的提升,畢竟如今他的實力從僅僅是武體境的十一重天,此刻的他,甚至想要打算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多次的作戰,沈建相信,如今的他如果通過自己和這隻雙頭電鰻的作戰,差距上必然會越來越小,然後這時候便可以靠著自己的實力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硬拼,這種硬拼作戰蘇感覺才叫真的爽快。如今的沈建,其實對於自己的作戰實力還是不滿意,可以說如今的他,甚至於這次雙頭電鰻雖然發起冰球和電球攻擊的時候,沈建甚至都無法進行直接的抵擋。只能靠自己反覆的躲避來消耗這隻雙頭電鰻的能量,但是這時候蘇沈建,希望能夠通過自己在實力上的提升,從而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一場硬戰。

這時候,沈建便開始不斷的在自己蘇體內運轉焚陽決,以前的沈建在無法圖譜武體境十一重天無法通過自己體內的元力來打通自己經脈的時候,他只能夠通過焚陽決來調動體內的氣血能量來運轉到經脈當中,而如今的沈健和那時候相比可以說已經完全的不一樣了,如今的他甚至可以讓自己的體內的元力能量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自己的體內進行流動,所以這時候沈建的作戰實力無疑是提升了一大截。

同時,目前的沈建已經將這隻紅頭獅子的四隻椅子腿烤熟吃掉,已經補充了非常龐大的能量,所以這時候的他體內的境界再次有了即將提升的跡象。

就這樣,沈建天天的就在這個洞府當中修鍊,每次只要一修鍊就過幾個時辰,幾乎是沒日沒夜的修鍊,不過沈建的修為也同時在這時候得到很大的提升,已經到了突破境界的邊緣。

漸漸的,又有五天過去了,沈建終於將這隻紅頭獅子徹底的吞吃掉,然後將吃過的獅子肉上所帶有的骨頭隨手扔在了地上,只是這隻獅子的尾巴和獅子皮,沈建卻並沒有扔掉,也沒有吃掉,因為如今已漸漸的到了秋天,這洞府內已經開始變得冷了起來,沈建打算將這隻獅子的獅子皮剝下來進行禦寒。

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沈建的修為境界早已經突破到了武體境十一重天的邊緣,這時候的他,感覺到以自己目前情況,隨時都可能突破修為境界。

這時候,沈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手中拿著一個火紅的蘇妖核,這個妖核內如今蘊含著非常龐大的火屬性的能量,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已經將這隻紅頭獅子徹底的吃掉,而這時候如今只能夠依靠這個妖核來進行提升自己的境界了。

沈建手中緊緊的攥著這隻火紅的妖核,怎麼看這隻妖核怎麼順眼。

「今日我究竟能否突破到武體境十二重,今天就在此一舉了。」沈建心中嘀咕道。

然後,沈建開始了將這隻妖核放入到自己的手心裏面,然後運轉體內的元力能量,催動自己的血魂,慢慢的吸收這個妖核內的火屬性的能量。

而作為一直妖獸來講,在它的體內最為關鍵的部位,其實就是它的妖核,這個妖核如今可以說蘊含了這隻紅頭獅子體內八成的能量,而在這隻紅頭獅子的屍體上僅僅蘊含著二襯的能量而已,所以這時候的沈建,隨時這個火紅的的妖核還是充滿期待的,讓如今非常的希望自己能夠通過吸收這隻妖核內所蘊含的能量,從而讓自己的修為境界能夠再次得到提升。

當沈建開始吸收這隻火紅妖核蘇時候,沈建的心中極為驚訝,因為沈建發現,這隻妖核裡面所蘊含的火屬性的能量,竟然比他以前所吸收的任何一個妖核都要多,所說沈建才對這個妖核如此的愛不釋手。

這個妖核很大,足足有著拳頭大大小,裡面所蘊含的火屬性能量也極為龐大,以至於如今他,通過吸收這次妖核內的能量,自己的修為境界竟然再次向上攀升。

終於,在看過,將近兩個時辰的吸收之後,如今的沈建才終於將這個妖核內的火屬性能量徹底的吸收到自己的體內。

然後,沈建再次運轉功法焚陽決,這些妖力能量如今已經被沈建徹底的吸收進體內,這時候,由於這個妖核內的火屬性能量已經全部都被沈建都吸收乾淨,因此,這隻本來是火紅的妖核,在此刻竟然變成了淺紅色,然後沈建隨手將這個妖核扔到了地上,然後繼續在自己的體內運轉焚陽決。

而沈建在吞服這隻妖核的同時,也同樣吞服五枚培元丹,他相信如今自己手中那麼多的培元丹,完全能夠幫助他提升自己的境界。

這時候的沈建,忽然發現,自己體內的能量運轉在加快,然後有越來越多的元力能量匯聚到自己的丹田之內,由於沈建服用了培元丹,如今很快這些培元丹就散發出來非常磅礴的元力能量,然後進入到沈建的體內,滋養著他的身體。

這時候,沈建開始了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在沸騰,經脈內的元力能量在此刻運轉的也同樣越來越快,如今沈建忽然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毛孔上,竟然有絲絲的元力溢出來,讓如今的沈建感覺到十分的舒服。

「元力外溢,竟然是元力外溢,我的修為終於突破了!」

慢慢的感受了下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從越來越多蘇汗毛孔內不斷的溢出,如今的沈建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著幾乎用不完的元力能量,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如今依然能夠讓自己的戰鬥力再次的去提升一個境界,那便是去找那個雙頭電鰻去進行交戰。

這時候沈建心情大好,在經過了差不多五六天的時間,自己的修為境界竟然連升兩級,從武體境十重天突破到十一重天,然後如今又繼續的突破竟然,如今竟然在沈建吞吃掉了一頭紅頭獅子作為代價,終於自己的修為實力成功的突破到了武體境十二重天。

這時候的他,心情可以說大爽,武體境十一重天的特點是能夠做到讓體內的元力能量遊走經脈,而武體境十二重天的特點就是能夠通過自己的體內積累足夠的元力能量,從而做到元力外溢。

如今的沈建體內有著大量的元力能量,自己便溢出來,沈建不斷的去感受著這種元力能量上的變化,心中十分的驚喜,不僅僅自己的修為境界已經能夠得到提升,同時他在煉丹的時候,也同樣可以通過自己本身體內的元力能量來進行煉丹了,不用再藉助於妖力能量。

一般情況下,在蓬萊大陸這個地方,一般都是修為以及達到武體境十二重天開始親自下手煉丹,而在修為境界達到武體境十二重天之前,由於無法真正的做到元力外溢,只能夠去做一名葯童,學習一些丹藥煉製的相關常識,並且學習對於各種藥草的辯識。

不過對於煉丹師來講,如果一位武者在修為境界無法真正的達到武體境十二重天,那邊註定他一輩子只能夠成為一名葯童,永遠也無法真正蘇成為一名煉丹師。

這時候,沈建開始了鞏固自己的境界,雖然他這次再次的消耗了很多的培元丹,不過他這次覺得還是非常的值得的,因為他這次已經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和戰鬥能力提升到一個大的台階,所以這時候的他,可以說完全有底氣,繼續去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作戰。

而這次的沈建,如今已經完全不用再擔心自己煉丹的時候不方便,他想要先等待一段時間,然後將自己的修為境界再繼續的穩固一下,起碼要去一趟洛水鎮去把那位和他有著深仇大恨的洛建山幹掉,然後再去薊州學院內去進行修鍊和學習。

這時候,沈建終於突破了境界,黨心情大好,然後他繼續的運轉功法焚陽決,以至於最後將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都得到徹底的鞏固的時候,他才終於從這個大石頭上下來,而一下來的時候,一腳踩到了一個他吃過的獅子肉之後的骨頭之上,這時候沈建低下頭看了看滿地的獅子骨頭,苦笑著搖了搖頭,感覺到自己如今竟然由於太過於痴迷於修鍊了,然後竟然連自己的洞府都沒有去優勢,如今這個洞府可以說十分的骯髒,可以說狼藉一片,因為這裡在以前就是風熊的洞府,這裡本來就非常的亂,而沈建每次在這個洞府內的時候,經常吃一些妖獸來充饑,每次吃過的骨頭也同樣隨手扔到這個地上,往往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收拾一下,便已經開始去修鍊和獵取妖獸,所以導致這個洞府如今非常的骯髒。

不過對於這些,神經也並沒有過於在意,沈建如今可以能夠通過自己不斷修眉提升了修為下,今後早晚都是會離開這個洞府的,所以這時候蘇他可以說完全不在乎這個洞府的臟和亂,因為他遲早會離開這裡的。

其實沈建如今住在這個洞府裡面也是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他雖然曾經住在洛水鎮,不過如今洛水鎮已經和沈建的關係徹底點鬧僵,所以這時候,沈建自然無法再次的住在洛水鎮,他如今連個居住房子都沒有,所以只能夠暫時蘇住在這個洞府內了。

不過,這也僅僅是暫時的找不到住處的權宜之計而已,他以後也必然不會在這個洞府內久住,因為住在這樣的洞府之內,對於一位武者來講往往是非常蘇危險的,畢竟這裡不是在人類所主動城市,而是在萬妖山脈,這個洞府內,有時候沈建甚至都能夠看到外面窮妖獸,在這樣的洞府內住下的話,其實對於沈建來說並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由於這裡目前處於萬妖山脈丟邊緣地帶,並沒有太厲害死妖獸,目前沈建也並沒有遇到過實力太強的妖獸,因此他並沒有遇到過太多危險的事情,不過如今的他萬一哪一天運氣不好,從而被一些強大的妖獸闖入到這個洞府當中,沈建便連逃跑的機會可能都沒有,畢竟在這個地方隨時都會遇到一些危險的事情。

而如今在這裡,同樣還有一件危險的事情,那是在這裡隨時都可能會遇到一些人類的探險者,這些探險者往往性格極為兇殘,冷血無情,往往這些人會在這裡做一些殺人劫財的事情,所以這時候的他,可以說非常的危險,不僅僅要面對一些隨時都會來到這裡的妖獸,有時候同樣還要去面對一些窮凶極惡的探險者,所以這裡無論如何也不能長期的住在這裡。

所以,如今的沈建,打算繼續做完一件重要的事情,便離開這裡,去薊州學院內報名學習,畢竟如今的一切都是要看實力的,如果他能夠在薊州學院內能夠得到非常強大的實力,表現出非常厲害的天賦的話,那這次薊州學院的那些老傢伙們必然會重視他,從而對讓進行重點的培養。

不過,這時候沈建,還是有一樣東西是必須要拿走的,那便是眼前這個用紅頭獅子的皮製作而成的皮襖,沈建如今可以用它來禦寒,所以這時候的他,很快就會離開這個洞府。

這時候,夜色已經臨近黃昏,不過此刻的沈建一時一刻都不想耽誤,他巴不得現在就直接衝到洛水鎮直接將那個洛建山擊殺,所以這時候沈建自己的實力畢竟還沒有強大到能夠以一己之力將洛家整個家族都滅掉的能力,萬一遇到一些武魂境界的老傢伙,沈建恐怕真的無法去應對,因此這時候沈建再次冒出來一個想法,就是想要繼續去那個小河邊,去找那個雙頭電鰻去進行戰鬥,想要通過這個雙頭電鰻來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境界。

如今的沈建想起來馬上就要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第二次戰鬥,沈建的心中就覺得激動,他完全相信,自己通過一次次的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爭鬥,遲早有一天會打敗它。。 「怪腕流嗎?從爺爺那裡聽說你很強,我爸就是死在你手裡!」

看著對面相貌普普通通的鬍子大叔,御零雷眼中戰意湧現。

「是想復仇嗎?」

黑木臉色沉靜。

「復仇?呵呵…既然選擇了暗殺這條路,那麼反過來,被人殺掉也是難免的,我這是為了愛,才要打敗你!」

「預備!開始!」

裁判聲音剛落,御雷寧就想像閃電一樣沖了出去,身化流光瞬間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黑木絲毫不慌,因為之前跟雷心流交過手,所以他很了解這個流派。

雷心流之所以能夠有這麼快的速度。

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通過某種儀式將身體逼至極限狀態,跟吳之一族的解放一樣都是解除身體限制器釋放潛能。

每代雷心流傳人都必須通過一個考驗,先9天9夜不吃不喝的冥想將身體完全榨乾,不斷暗示自己化身雷電,其中不能有其他任何念頭及動搖,要的就是堅定和信念。

當擁有堅定了自己的意志和信念之後,再站樁嘗試突破限制,感應雷光!

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通過自我暗示「化身雷光」,捨棄肉體,捨棄思維,捨棄一切,直至精神升華達到身融萬物的境界,成就雷神!

第二個就是雷心流一脈的傳人從懂事時起,就開始超出常規的苦修磨鍊,將自己的雙腿鍛煉到變異,一切只為了跑的更快。

有這雙專門為了快速奔跑而變異的腿,再配合自我暗示身化雷光,最終讓雷心流獲得了超越吳之一族的速度。

不過畢竟是肉體凡胎,就算後天再怎麼錘鍊身體在這種高速狀態也只能持續短短時間,一旦沒有快速解決對手,自己就會陷入困境,就這是雷心流的桎梏。

黑木相當自信,他已經充分了解雷心流的情報,對方傷不到自己。

咻!

雷光閃過,黑木腰間鮮血直流,重擊之下直接單膝跪倒在地,瞬間被打臉!

「這就是愛的力量!」

御零雷的速度之所以能夠超出目黑的預料,是因為雷心流奧義的自我暗示在理乃的「命令」下進一步被強化了。

在雙重暗示下,大幅度獲得了超越身體體能極限的力量,爆發出了遠超歷代雷心流的速度,讓其速度直接達到了肉眼不可捕捉的層次。

「雷神」加「女王蜂」,最強之男加絕世之女合兩人之力,這就是御雷零現在的「超越自我」狀態!

御雷零停住沖勢,調轉身體又沖向黑木。

這下黑木才意識到御雷零的速度已經遠超過他的父親,剎時手掌成刀對準雷光捅了過去。

魔槍!

咻!

又一次跟雷光擦過,黑木釋放魔槍的右手后兩根手指竟然瞬間被折斷,翻轉過來緊緊貼在手背。

「速…速度好快!竟然在瞬間擊斷了魔槍的小指跟無名指。雷神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看到光屏上放大的一幕,鞘香高吼出聲。

就在這時御雷零又消失了,釋放了他的第三次雷閃,然後只見黑木側面被狠狠撞擊了一下,又一次被擊中。

雷光還在場上繼續閃爍,但是第四次被黑木豎起雙臂擋住了,經過前面御雷零釋放出的三次雷閃,黑木已經大致看破了這一招。

「小子你已經傷不了我了!」

果然在黑木緩過來后,御零雷後面的幾次雷閃都無功而返,無論他怎樣攻擊都無法繼續撼動黑木的防守。

黑木擺出架勢靜靜站在原地氣定神閑,隨時等待御雷零露出破綻然後出手反擊,后翻貼在在手背的兩跟手指對他實力沒有絲毫影響。

御雷零隻感覺自己好像又陷入了之前跟薩柏因決鬥時困境,不,是比那個更為兇險的困境!

明明自己速度佔了絕對優勢,但是眼前的對手在受傷調整后,簡直稱得上是無懈可擊,拖的越久就越有可能被對方後手反擊。

不過已經不容他多想了,在獲得超越身體極限力量的同時,也給身體帶來了巨大負擔,多次使用雷閃,已經讓御雷零的身體極度疲憊,體力已經被消耗到連汗水都擠不出一滴的地步。

身體因為脫水而顫抖,視線開始模糊,只在原地站立了一會,腳下已經積下一灘從毛孔中擠壓出來的血液。

這就是獲得超出身體承受的極限力量,所要付出的代價!

「小子認輸吧!你的體力已經耗盡,而且招式我也看清了,你不可能贏了!」

黑木站在原地平靜道,心裡有點小失落,自己還沒正式出手呢,對手就把自己榨乾了。

「這又如何?為了愛!我一定會勝利!」

御雷零沒有放棄,他感覺自己現在的狀態跟接受雷心流考驗時一模一樣,不過是到達了身體極限而已,那就把突破過的試煉,再突破一次。

「愛!讓我強大!」

御雷零再次加強對自己的心裡暗示,他變得更快,更強了,御雷零再度爆發,身體彷彿化成流光,彷彿消失在空間中一般,他現在有了連鬥技者都看不清的速度。

毫無疑問,現在的御雷零就是鬥技者中速度最快的人。

「咦!直接消失了?」

余歡都被嚇了一跳,前面御雷零釋放雷閃還能看到一點點虛影,現在的速度更快了像似穿破了空間一般。

「好快!」

旁邊的大久保驚嘆道。

「這已經不是快了能形容了的吧?」

「就是,就是,簡直跟瞬移一樣了!」

冰室涼跟金田作出震驚狀。

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