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打定主意以後,趙青葵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郭友乾:「友乾你要快些成長,小葵花需要你。」

趙青葵慈祥且憐愛地拍拍他的肩膀,不再多說。

「???」郭友乾。

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郭友乾是寄宿生,吃住都在學校,不過跟趙青葵聯繫上,孤獨的心就有了依靠。

聽說趙青葵住在司寧的家裏,他小眼珠子亂動,心思亂竄。

趙青葵直接拒絕:「你想都別想啊,我不帶。」

萬一司寧的爸爸和哥哥回來,卻看到她帶着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年輕男人一起住男朋友家,這得多失禮。

「我自己找司寧。」郭友乾嘀咕。

「那行,你自己跟他說去。」趙青葵認同地點頭。

如此一來就跟她沒有關係了。

郭友乾無語地望着她:「你這老鄉怎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老鄉我也是寄人籬下,實在是沒辦法啊。」趙青葵無奈聳肩。

不過趙老鄉也不全然無情,至少兩人吃好之後,趙青葵大方地把賬給買了。

郭友乾一邊抹嘴一邊說:「以後中午加餐就靠你了。」

就這樣,倆白晝老鄉愉快地結束聚餐往校園裏走。

郭友乾這才知道趙青葵是來參加年輕企業家進修班的,他不由得感慨同人不同命,怎麼年紀差不多人家就那麼優秀呢。

嗐。

當然,這件事一定不能讓家裏人知道,否則又會拿自己做一番比較。

然而,郭友乾並沒想到,家人知道小葵花到帝都都不曾讓她幫帶點什麼,這才誅心呢。

不過天真的郭友乾小同學還沒反應過來,仍舊沉浸在他鄉遇故知的喜悅里。

下午過來的上課的老外仍舊只有一個,而周康看到趙青葵表情就豐富許多。

有幾分局促,又有幾分不管不顧,反正那炙熱的眼神看得趙青葵恨不得兜著麻袋給他來幾拳。

就連大樹也感受到周康的眼神奇奇怪怪,不由得跟趙青葵嘀咕。

「輔導員中午跟你說什麼了?」

「啥?」趙青葵也抬頭看他。

「我看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該不會剛才他沒跟你道歉反而訓了你吧?這個小周真是的,也太上綱上線了,這點變通都不懂。」

「這……」趙青葵撓撓頭,事實上中午遇到郭友乾再加上被幾個老外一刺激,她早就忘記周康這事了。

不過這傢伙到現在也只是怨婦般的瞅着她,並沒有做什麼實質舉動,好歹也是為公家辦事的人,她倒不信這人真會做點什麼。

想到自己出入都會跟司寧一塊,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就這樣趙青葵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等放學的時候,趙青葵剛到熟悉的吉普車跟前,就看到郭友乾正從副駕往外探頭跟她打招呼。

「hello。」

這是友乾兄最新學會的單詞,看到趙青葵就迫不及待地炫耀了。

「你……」趙青葵瞠目結舌。

「感謝你今天的小道消息,不然我也沒辦法這麼順利地找到司寧哥,對了司寧哥邀請我到家裏吃飯哦。」

「……」趙青葵。

。歐陽蕭弛這會兒冷靜下來后覺著自己也是瘋了,為了女人干這種翻牆爬窗戶的事兒,怎麼是他這種身份的人乾的呢!

可是,他確實幹了啊!

某人冷靜良久,覺著趙芝芝不像是故意耍花招騙他,但,他也不能這麼答應她的一年書信往來之約,不是他對自己沒信心,而是,他對趙芝芝沒信心,這女……

《誰家卿卿解風情》第423章發燒 手術後接下來的幾天,劉潔不動聲色地小心觀察著任寧寧的恢復情況,她的內心萬分緊張,她知道要想把任寧寧順利地糊弄出院,主要靠術后的治療養護情況了,所以比起別的病人,劉潔對任寧寧格外關心。

這讓任寧寧感到很好,她並沒有去想,為什麼自己的流產手術比別人正常的手術多耗費了一個多小時,因為她不知道一個正常的流產手術要做多少時間,她也沒去考慮,一個微創的人流手術應該當天就能出院回家的,為什麼自己卻還要在醫院住院,因為她也同樣不了解正常的微創人流應該是什麼樣的情況。

關於手術,關於自己的健康,任寧寧此時都還想不起來去關心,她只想睡覺,只要能龜縮在被子裏不被打擾的睡覺,有人照顧著自己,無需自己為這個世界上的任何與自己相關的事情操心,她就覺得很好,這就是她任寧寧想要的活着,除了睡覺,她什麼都不想面對。

不過病人總是要出院的,任寧寧也終於不得不面對這一天了,而且出院的這一天,任寧寧所面對的不僅僅是出院,還有無家可歸和負債。

任寧寧剛走出醫院的時候,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沒什麼異樣。但當她想回到家繼續睡覺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已經無家可歸了。當她回到自己家所在的大廈,發現自己家的房產已經全部被法院查封供還債使用時,任寧寧才想起來,在醫院裏,為了不繼承爸媽的債務,她已簽字聲明放棄了繼承爸媽的遺產。她終於明白自己已經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了。

沒有家可以回,任寧寧於是打算買火車票回學校去住宿舍,這時候她發現她連買火車票的錢都沒有了,她的信用卡已經被停掉了,而且還欠了信用卡債。因為任寧寧的信用卡本來就是一張附屬卡,是她的爸爸在她去省城上大學時為她辦理的。

在醫院時,因為案件剛剛發生,銀行還不知道,所以那時候信用卡還沒有被停,任寧寧的住院費都是用信用卡支付的。雖然在出院時,她的大學生醫保為她報銷了大部分的醫療費用,可是還是有幾千塊錢需要她自費。

作為一個月光族,任寧寧從來不儲蓄,所以她根本沒錢來還她的卡債,因此她現在已經欠了銀行信用卡的錢。

任寧寧又覺得自己過不去了,自己現在沒了父母,沒了家,還欠了債還不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恐懼命運為什麼將所有世上最不幸的事一股腦降臨在自己頭上,讓自己面對這所有一堆不知該如何解決的艱難。

她依然想逃避,她依然想睡覺,但是已經沒有人再照顧她,為她擋開這一切難題了,讓她安心睡覺了,她知道她必須自己面對,雖然她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她清楚她必須得面對,不可能再逃避,再裝睡。

站在火車站廣場上,任寧寧感到自己的心很慌,廣場上熙熙攘攘很多的人,可是這麼多人,卻沒有一個人會來幫助她任寧寧,沒有人理睬她。面對着廣場上成百上千的人,任寧寧感到孤獨無依,孤立無援,很悲慘很悲慘很悲慘。

望着看起來擁擠,感覺卻空曠荒涼的火車站廣場,想着自己原本擁有一切,活得好好的,卻突然之間一無所有,墮落到無依無靠還負責的地步了,為什麼世界會是這麼樣的可怕?任寧寧突然蹲下身來,把頭埋入自己的膝蓋,崩潰大哭。

哭着哭着,任寧寧想起一個人,韓茜,她是任寧寧學校同寢室的同學,在任寧寧還沒有和張玄哲確定關係之前,任寧寧一周七天全都是住在學校的,那時同寢室中,韓茜與任寧寧的關係最好,韓茜還管任寧寧借過幾次錢,現在她還欠著任寧寧五千塊沒有還。

想到這兒,任寧寧感到了自己的出路。她想她可以給韓茜打電話,叫她給自己買火車票,然後自己再把她欠自己的五千塊錢收回來,那樣就剛好可以還信用卡錢了,再然後自己去找個工作,有了收入,自己的生活就可以過下去了。

終於想出了解決方法,任寧寧的內心振作起來,站起身掏出手機給韓茜打電話。

手機鈴響了三聲之後,手機中傳來韓茜的聲音:「任寧寧,你這個重色輕友的,總算捨得給我打電話啦!是不是因為跟張玄哲分手啦,才想起我呀?」

「你,怎麼知道,我跟,張玄哲分手了?」任寧寧結結巴巴地問。

「前幾天張玄哲一個人回來學校,說是你們兩個分手了!我那時候就給你打過電話,你小姐不接啊!我想着你小姐可能正在鬧情傷,所以就沒再打擾你啦!怎麼,情傷這麼快就痊癒啦,捨得給我打電話啦?本來我就給你說嘛,幹嘛喜歡張玄哲呢?既沒人財又沒錢才!現在跟他吹了才是明智之舉呀!唉,你們倆到底怎麼回事?因為什麼原因分手呀?誰先提出來的呀?」韓茜那連珠炮似的嘴,嘚吧嘚吧說了這一堆話,才暫停下來,容許任寧寧有時間回答。

「我爸媽去世了!」一提起爸媽,任寧寧悲從中來,又哭泣起來。

「天那!這麼嚴重!是怎麼回事呀?你爸媽不都才四十多嗎,怎麼可能就?」韓茜錯愕之間也不知該怎麼問。

「他們是被人殺死的!」說出這一句,任寧寧已經泣不成聲。

「天那!天那!什麼人呀?為什麼要殺死你爸媽呀?」韓茜的語調陡然升了八度,繼續追擊着她那顆八卦的心。

「你幫我買張火車票好嗎?我現在連買火車票回學校的錢都沒有了!」任寧寧感到厭倦,她不想再回答任何關於爸媽的問題,想起爸媽令任寧寧痛苦不堪。

「你怎麼會這樣呀!連買火車票的錢都沒有了?」韓茜不能相信地反問。

「我爸媽的資產都被法院拿去還給債權人了!我們家欠了好多債!」雖然感到厭煩,但任寧寧想着要韓茜幫自己,自己還是應該要給她解釋清楚自己目前的狀況。

「哦!怪不得張玄哲這個時候提出跟你分手呢!看吧,我當時就給你說過吧,張玄哲愛的不是你,愛的是你的錢!你不聽我的!現在你相信了吧!張玄哲這人根本就不是好東西!」韓茜的聲音說到這裏戛然而止,手機里先是一片靜寂,然後傳來掛斷的聲音。

任寧寧擎着手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停了一會兒,見韓茜沒有打過來,便再打給韓茜,連着打了十分鐘,那邊沒有手機鈴聲,始終無人接聽,彷彿韓茜的手機壞掉了。

怎麼會這樣?任寧寧再一次感到茫然,韓茜是拒絕幫助自己嗎,還是手機通訊出了問題?她不知道,也許是拒絕知道。

猶豫了一下,任寧寧打開微信,發微信給韓茜,將自己目前的困境詳細告訴給她,還把自己的定位發給了她,希望韓茜能來搭救自己,至少能給自己買張回省城的火車票。

發完微信后,任寧寧感到韓茜會來的希望渺茫,可是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辦,只好靠着火車站廣場的一根柱子蹲坐在地上,把頭埋進自己的手臂中,裝睡。

。 一路上寧次都沒有說話,天天欲言又止,直到離開了小鎮才終於開口。

「寧次,你剛剛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就走了?而且,咱們這是要去哪啊?」

「還能去哪?當然是去田之國了。」

「哎?去抓鳴人嗎?真的要去嗎?鳴人以前和你的關係那麼好,真的要去抓他嗎?我聽鼬說,抓住人柱力之後就要進行封印,封印完了之後人柱力也會死,去抓鳴人不就相當於去殺鳴人嗎?」

儘管自從寧次離開木葉之後天天和鳴人之間就沒再有過什麼交集,但是硬要說的話,天天和鳴人之間的關係至少要比與鳴人同期的其他班的人要好一些,而且寧次以前和鳴人之間的關係也都被天天看在眼裡,天天實在是不相信寧次真的會親手殺了鳴人。

寧次笑笑,用手拍了拍天天的腦袋。

「我對鳴人沒什麼興趣,曉的目的就是回收尾獸,但是尾獸一共就只有九隻,平均算下來每個小隊的指標還不到兩隻,我是組織里最早抓到尾獸的人,因此組織對我一直都比較寬鬆,所以我才能和鼬在據點裡混這麼久啊,鳴人的身份可不僅僅是一個人柱力這麼簡單,他還有他需要去完成的事情,我去田之國的主要目的只是想見識見識現在鳴人倒地成長到什麼地步了而已。」

「不僅僅是人柱力?鳴人不是從小就被村子里排斥的孤兒嗎?難道他還有什麼特別的身份嗎?這種事情我怎麼都不知道?」

天天歪著腦袋,一臉疑惑地看著寧次,寧次立即露出神秘的笑容。

「你們當然不會知道了,這都是三代的手筆啊,村子里的人都只知道鳴人是孤兒,是狐妖,沒人知道他其實是四代火影的兒子,當年九尾襲擊木葉,四代火影用自己的生命將九尾的一半封印進自己兒子的體內,鳴人本該是受人尊敬的英雄,可就因為三代火影的優柔寡斷,讓鳴人成了人們口中的狐妖。」

「什麼?鳴人是四代火影的兒子,是封印九尾的英雄?這怎麼可能?」

天天捂住嘴巴,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寧次,顯然對於這個信息十分震驚,寧次深吸口氣,笑著搖搖頭。

「連你聽到真相都是這種反應,更何況木葉的其他人呢,我知道你一時間可能不太願意相信,但這就是事實,鳴人本應該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可惜……事與願違,當初我也是因為這個才主動去結實鳴人的啊,不過很可惜,現在我和他已經不在同一個立場上了,以後我們可能會刀劍相向,為此,我一定要時刻掌握他的實力。」

天天直接抱住寧次的整條手臂,歪著頭將頭靠在寧次的肩膀上。

「可是,寧次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當初結實鳴人的時候,你才四歲啊,四歲的你就已經知道這種事情了嗎?還有,既然你知道以後你們會成為敵人,那為什麼不趁他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把他解決掉呢?你現在應該做得到吧?」

「你的問題還真多,我不是說了嗎?我們僅僅只是有可能會刀劍相向,又不是一定會成為敵人,跟何況他還有別的使命,如果我現在殺了他,那原本屬於他的使命就有可能會落到我頭上來,這樣一來我可就得不償失了,我對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感情,不想背負那樣的使命。」

「別的使命?對這個世界沒有太多感情?什麼意思?寧次,我為什麼突然就聽不懂你說的話了?」

天天抬起頭來疑惑地看著寧次,寧次微笑著搖搖頭,沒有回答天天的問題。

半個月後。

田之國的一條村莊小路上,鳴人和自來也慢悠悠地走著,自來也拿著一個單筒望遠鏡左看看又看看,鳴人則顯得有些沒精打采。

「我說,好色仙人,我們為什麼不在鎮上多休息一下啊?一大早就拉上我上路,我都還沒睡醒呢。」

「鳴人!你太懈怠了!我們是出來修行的!總是睡懶覺怎麼行呢!修行就和取材一樣的!一定要勤奮!否則是沒辦法做好的!」

自來也嘴上說著正直的話,但是動作卻在四處張望,臉上甚至還掛著猥瑣的笑容,鳴人呼出口氣,顯然也已經習慣了自來也這個樣子,並沒有說什麼。

很快,兩個人影出現在了自來也和鳴人的前方,就好像是專門站在那裡等自來也和鳴人的,自來也臉色立即變得嚴肅起來,將手臂一伸攔在鳴人身前,鳴人一愣,停下腳步。

「嗯?好色仙人?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啊,鳴人,來了個棘手的傢伙,前面那傢伙是……寧次!」

聽到寧次的名字,鳴人臉色微變,看向前方,此時寧次和天天也慢慢地朝著自來也跟鳴人走過去。

寧次和天天在三天前便已經來到了田之國,在你寧次的強大感知力下,只花了一天的時間便找到了鳴人和自來也,只不過當時鳴人和自來也都在鎮子里,寧次不想把無辜的人牽連進去,因此就沒有現身,現在自來也和鳴人終於離開鎮子了,寧次和天天特地在鳴人和自來也的必經之路上等著。

隨著越來越接近自來也,寧次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然能量正在快速進入自來也體內。

「沒想到曉的人竟然追到這裡來了,你身邊的這個人應該是你從木葉抓走的天天吧?你帶著她出現在這裡是準備幹什麼!」

說話間自來也的臉上便已經出現了仙人模式的眼影以及紋身,強大的查克拉從自來也身上展現出來,做好了戰鬥準備。

寧次事先和天天說過,讓天天假裝被自己控制著,這樣的話一旦動動起手來寧次也不需要去照應天天,不用擔心天天會被自來也攻擊,因此天天此時的目光顯得有些獃滯。

寧次停下腳步,面對自來也的龐大查克拉顯得十分從容。

「自來也,我對你沒有興趣,這次來這裡是專門來找鳴人的。」。 「咚咚咚!咚咚咚!」

激昂的鼓聲響徹天際,訓練有素的軍隊列陣如山。

商離端坐在宜國軍陣的正中央,目光穿透本方的軍陣,看向不遠處的姬周大軍。

那是一支裝備了青銅器的軍隊,其裝備之豪華,在這個時代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不僅如此,他們還掌握著這個時代最頂尖的戰車技巧,一輛輛戰車排列在軍陣的最前方,給予了後方的步兵無限的勇氣。

有這樣的戰車在前方扛着,哪怕是再膽小的步兵,此刻也會生出一股有我無敵的氣概,進而勇往直前,奮勇殺敵。

商離的目光只在姬周軍陣前的戰車身上停留了片刻,下一秒,他開始打量起姬周軍陣的全貌。

這是一支被分為三個方陣的軍隊,其中最左邊的軍陣人數最多,約莫是另外兩個軍陣人數之和。剩下的兩個軍陣人數看上去差不多,約莫一萬人上下。

一萬人,那就是4個師。當今姬周天下能夠拿出這麼多軍隊的有且僅有3個國家,分別是衛國、齊國以及魯國。

考慮到此處是魯國國都,那麼對面軍陣中看起來比較整齊,且位居中軍之左的軍陣,應當就是魯國軍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