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太陽高照好幾天,層層厚雪也在飛快融化。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吉兆。

眾人還沒來得及高興慶祝,突然在短短的十幾秒時間內,整個北國似乎都在地動山搖。

這次是北國從古至今,發生最大的一次地龍翻身,也是情況最嚴峻的一次。

霎時間,舉國陷入恐慌。

池魚和道一在地動的第一時間,就不顧危險,一路用輕功飛上了他們常去的那座山上。

道一用翅膀圈著池魚的大腿,穩著自己的身形。

而池魚也抓緊著樹榦,隨後精神力又鋪天蓋地而去。

「我靠,這麼多!」

以前她從來瞧不清楚子系統的方位,只能感知到有很多。

這次地動,她居然能感知到一些子系統的具體方位了。

一天過後。

北國因這一次地動,各地紛紛將受到的損失和受災情況,快馬加鞭彙報給了盛京的皇帝聞人景毅。

整個北國,受災嚴重的並不多,那地動斷裂口,又在原始的深山老林。

受到波及的,也是距離那裡最近的幾個縣。

同時,皇帝收到的各地受災情況,同樣一份內容,也被傳到了池魚的手中。

池魚看完整封信的內容后,一時間皺起了眉頭。

因為受災最嚴重的一個地方,是在南洲,也正是她這一世醒來后,生活過一段時間的地方。

而且,她親父蘇州和親妹妹蘇明月,也在那個地方。

她不可能不擔憂,所以她立馬衝出軍營,騎馬趕回了王府。

池魚一進門,立馬問顧管家:「顧叔,我娘在哪裡?」

顧管家驚詫了一下。

。。 他突然有些後悔剛才沒有等她了。

他走的時候工作人員還在片場,周零應該會跟他們一塊回的吧?

——

瀟瀟這邊錄完音,孫續開車正在送她回去的路上。

前段時間孫續替她接了一個代言,今天正好有空便讓瀟瀟過來把廣告的主題曲給錄了。

不過孫續發現這丫頭今晚似乎有些不對勁,工作結束之後一直抱着手機,也不主動跟他說話了。

等到紅燈的時候,孫續偏過頭對看了過來,好奇的問她:「你在看什麼呢?」

瀟瀟抬眸,見他看了過來,她立馬用手捂住了手機。

瀟瀟略帶幾分的防備的看着他,心虛的眨了下眼:「沒看什麼啊?」

孫續:「……」

都這麼明顯了還想騙他?

見她有意遮掩,孫續不悅地皺眉:「瀟瀟,你不會背着我談戀愛了吧?」

瀟瀟下意識反駁:「怎麼可能?」

擔心他會不相信,瀟瀟又說:「公司不讓談戀愛,這事我一直記着呢,你就放心吧,我不會明知故犯的。」

她平時也接觸不到什麼人,一直在公司裏面訓練,除了外出跑通告開演唱會,幾乎都沒什麼個人時間,哪有時間談戀愛。

孫續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

其實他倒也不是害怕瀟瀟背着他談戀愛,只是擔心她容易被騙。

他和瀟瀟是青梅竹馬,孫家在娛樂圈混跡多年,有很好的資源和強硬的後台,圈中很多出色的藝人都是孫家培養出來的。

孫續為人比較低調,自從RE成團出道后,他就一直以RE經紀人的身份在圈中和投資商打交道。

瀟瀟從小就有藝術天賦,而且她特別喜歡舞蹈,還沒出道前就參加過很多大型的舞蹈比賽,拿了不少獎項,家庭條件優越,名校畢業,顏值與才華兼備,一出道就備受關注。

她的人生閱歷豐富多彩,唯獨情感經歷這塊乾淨如白紙。

從小孫續就陪伴在她身邊,直到她決定參加選秀節目那刻開始,孫續也開始在考演出經紀人資格證,後來RE也順利簽在他的名下。

其實他不僅僅把瀟瀟當妹妹。

瀟瀟見綠燈亮了,她抬眸看着孫續,露出甜甜一笑:「續哥,綠燈了。」

聽到車身後傳來一陣喇叭聲,孫續才收回視線,重新啟動車子。

良久,瀟瀟再次拿出手機。

她的頁面停留在上次參加綜藝錄製的那會拍的合照,越看越覺得周零和時運真的是太般配了。

瀟瀟看了一遍之後,她才回到微信給周零發消息:【零零子,你變了,都學會和時運那樣用省略號敷衍我了想哭】

周零走在幽靜的小道上,掌心突然傳來一聲震動。

她怔了下,以為是時運發來的,猶豫着要不要打開了看。

想了好一會兒,最後她還是緩緩地舉起了手機,點開微信看到是瀟瀟的時候,心底莫名鬆了一口氣。

不過,周零很快抓住了重點。

她回復瀟瀟:【時運用省略號敷衍你?】

她這是錯過了什麼?

瀟瀟:「完了……」

孫續聞言,偏過頭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瀟瀟搖了搖頭:「沒事。」

他瞟了一眼瀟瀟的手機,發現她在和周零聊天,也就沒有再問下去了。

瀟瀟無措的咬了咬指甲,想了想,決定和周零坦白:【周周,你別生氣呀】

周零:【??】

瀟瀟:【上次你們來《一起旅行》當飛行嘉賓的時候,我和時影帝互加了微信】

瀟瀟:【當時他問我,你為什麼退團的事,然後我就告訴他了】

周零看完瀟瀟發來的消息后,她怔了下:「原來……是瀟瀟告訴他的。」

難怪時運那天晚上會把她單獨叫出去,正好問了她這件事,當時她還納悶為什麼時運會知道的,既然是瀟瀟,那這一切就說的通了。

見周零沒有立即回復,瀟瀟有些慌了。

她以為自己惹周零生氣了。

瀟瀟:【對不起,我當時被他的顏值迷惑,不小心把你的秘密說出去了】

周零:「……」

周零:【我沒生氣】

她回完消息,抬頭的時候發現眼前一片漆黑,前面的路已經沒有路燈了。

周零輕輕皺眉,她轉身慢慢地往回走。

等她再次回到片場的時候,已經空無一人了。

「……」這下完了。

她回不去了。

周零再次打開手機,剛好看到瀟瀟給自己發消息:【你沒生氣就好,我下次絕對不會再犯了】

片場的位置本來就有些偏僻,這個點她應該叫不到車了。

周零隻好向瀟瀟求助:【你現在有空嗎】

瀟瀟:【有啊,怎麼了】

周零:【我被困在片場了,你方便過來接我一下嗎】

瀟瀟看完消息,立馬轉頭看向孫續:「續哥,咱們能去找周周嗎?」

孫續聞言,疑惑的看了過來:「這麼晚你找她幹什麼?」

「她被困在片場了。」

孫續皺了皺眉:「她在什麼位置?」

「我去問問……」

很快,周零那邊發來了一個定位,孫續看着不是很遠,便同意繞路去接她了。

孤寂的夜顯得格外清冷,周零倚靠在路燈下,落寞的影子傾斜在路面。

她微低着頭,兩手插在口袋裏,小白鞋有一下沒一下的踢着地面上的小石頭。

時運回到酒店,心煩意亂的去了一趟浴室,洗了個澡。

等他出來后,穿着潔白的浴袍在陽台上面吹風,突然看到劇組的大巴車剛好開了回來。

時運兩手撐在欄桿上,兩眼盯着車上下來的人群。

等到車上空無一人,大巴車被開走的那一刻,時運才發現不對勁。

他剛才好像沒有看到周零從車裏下來。

時運轉身回到房間,將床頭櫃的手機拿了起來,打開微信給周零發了一條消息。

此時此刻,周零已經和瀟瀟他們碰面了。

瀟瀟把接上了車她,緊接着就為周零打抱不平:「他們太過分了吧,怎麼把你一個人丟在片場啊?」

周零蹙眉,解釋道:「跟他們沒有關係,是我的問題。」

突然,周零的手機再次震動了一下,她打開微信,看了一眼。

時運:【他們都回酒店了,怎麼沒看到你從車裏下來?】

。 「系統系統,那是什麼?!」

周秦感覺到那個東西對自己有一種極其強烈的吸引力,就跟剛剛在風中那種無形的風飄蕩在他的身邊一樣,他現在非常想過去把那個東西給拿出來。

但是,那一攤金色的液體給了他極大的威脅力,甚至是看一眼就有一種讓人眼睛刺痛的感覺。

憑藉着他現在各項屬性被消弱了50%的能力,最起碼他現在是沒有能力能去觸碰的東西的。

「沒有想到,這種破爛地方居然有這麼好的東西,那是一顆風靈珠,我之前還在疑惑這個地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風鷹,但是現在問題已經解決了。」

系統有些小興奮的聲音說道。

「這些東西對你又沒有用,你這麼興奮幹嘛?」

周秦翻白眼,表現出了十分的不屑。

系統這個狗東西,幫忙的時候十次出不來一次,落井下石的功夫倒是一流。

「你可以把這個東西用來跟我交換,我可以抵消你的削弱Buff。」

系統這會兒不知道是有些太過於興奮還是怎麼着,根本就沒有注意周秦語氣裏面的不尊重。

周秦目光一閃,系統居然對這個東西這麼感興趣,那麼這也就表明了,這個東西絕對是一個寶物。

「不換,換是不可能換的,我感覺那東西對我有用。」

周秦一臉認真又帶着一點慫氣的說道。

沒有辦法,系統的各種風騷操作簡直是讓人防不勝防,他很怕系統突然給自己來一下狠的。

「你確定嗎?」

系統語氣有些微妙起來了,周秦甚至是覺得自己已經看到了一副自己凄慘的樣子了。

「你好歹得讓我看一看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吧?這樣的寶貝你僅僅是讓我看,不讓我碰,那不是要了我的命嗎?」

周秦這會兒已經開始準備耍無賴了。

距離越近之後,他覺得那個風靈珠對自己的吸引力就越發的強大了,無論如何他都想要摸一摸那個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