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4 月 2022

「我當是什麼事,這件事我應下了,不就是一件有屬性的下品法器嗎!」

下品法器中,以有屬性的法器為其中的佼佼者,所以朱明茗才會這般說。 「顧小友,你的真氣好像是水屬性的,那麼我就在 […]

Read more
20 4 月 2022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人家有這個本事,跟上頭的關係好,自然就能上去。」

。 明南汐把小糰子護在身後,咬緊了牙,雙板斧在她手上輪到極致,銳利刺耳的破空聲,似乎能把靠近她們母子二人的一切 […]

Read more
19 4 月 2022

「明小丫頭,你……」雲天盡量放低聲音,怕嚇著這小丫頭。

「奚淺,還不過來」突然半空中出現一道聲音,打斷雲天的話。 「拜見夜擎尊者」 「見過師叔」 奚淺還在心底猜誰敢打 […]

Read more
18 4 月 2022

在離開之前,她還用精神力破壞掉了她和小雲進入過這個房間的所有痕迹。

在喬安離開趙哥的房間不久,小雲就帶著房東急匆匆的上樓來了。 小雲一臉急著,而房東卻是不緊不慢。 「龍哥,你快點 […]

Read more
16 4 月 2022

他精神緊繃了幾個小時,體內的術法幾乎用盡,這一跌坐在地上發現渾身泛痛,汗水打濕衣衫濕漉漉又黏糊糊的。

紀洲望向屏障外面,只見這條九頭蛇不聽勸告,瘋了一樣的去襲擊空中的人。 顏知許身形輕閃,避開九頭蛇的攻擊隨後飄然 […]

Read more
15 4 月 2022

顏所棲:「……」

雲舒安繼續道:「我聽寇小風偶然提起你的,我悄悄記住,小風根本沒有發現,接著就順藤摸瓜找到你。」 寇小風? 好吧 […]

Read more
15 4 月 2022

「放心,我一定會帶你找到娘親的。」

林玄拍了拍葉清靈的後背,沉聲說道。 「嗯!」 葉清靈聽言,向著林玄的懷裏擠了擠,似乎想要尋找更多的溫暖。 冰冷 […]

Read more
14 4 月 2022

「為什麼啊。」時宜別提有多失落了,「難道你是覺得我時氏集團元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嗎?如果你真的是這樣子想的,那我也就不強求了。」

「你明明就知道我根本不會這樣子想的。」席聿衍分析情勢,「現在我在席氏集團已經是內憂外患一堆,我想我席臨跟席思怡 […]

Read more
13 4 月 2022

江小小還真沒吝嗇,拉着小張直接跳上了車前杠。

打開的前蓋又繼續給小張說了一下自己剛才解決問題的原理。 這些都是她多年的開車經驗,江小小不像顧傑是個機械人才。 […]

Read more
12 4 月 2022

而現在沉下心,在思考,就會發現,這個遊戲也未必那麼殘酷。

「所以,這是在保護人類?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拚命地模式呢?還是說這就是一場造物主喜歡的遊戲?」 夏波在閑下來 […]

Read more